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清虚道德天尊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四百七十四章勿看

    魏晋以来,中国政治形成了极为突出的恶劣风气,即士族门阀制度。国家政柄被豪强地主控制,世家大族成为中央政权的靠山,宦吏铨选、地位高下,全凭门第。世家大族,凭借门第青云直上,可位列公侯;一般士子、商人被称为寒门庶族,无论才德如何,也难得重用,即使进入政界,不过以小吏混迹,极难升迁。即使偶以军功得到显位,也仍被轻视,或置诸冷薯,或被挤推台下。

    武士彟出身寒门农商,曾以军功获将军高位,但是在唐初政界却无地位,危危岌岌。他就是本书传主武则天的父亲。

    武氏原籍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县)。文水地处晋中吕梁山的东坡谷野间,文水从吕梁山流出,汇入山西的主动脉汾水。这里山平水静,土地、木植、矿藏资源都很丰富,是《人说山西好地方》那优美歌曲创作的原材地。文水毗领是交域、太谷、祁县、平遥,我国历史上著名商业集团“晋商”,也是凭借这块土地而达,代代不息,名扬海内外。

    这方水土给了“晋商”的睿智和资源,也给了武士彟的聪明和迹的条件。

    武氏一族祖辈一直靠这方原野养育,到父辈又增加了小本生意经营。武士彟是老三,大哥士稜一直种地,二哥士逸是隋朝军队中的一个士兵。老三有老三的好处,父亲和兄长创家立业,他为子为弟便获得爱护,并有了读书的机会。据史书介绍,武士彟在私塾读书时间不长,但他却极爱读书,后来他曾向李渊奉献自己写的《兵法曲要》3o卷,是他钻研《孙子兵法》,结合当时的兵事写成,说明他读书积累已达到一定程度。[ 《旧唐书》,卷58,《新唐书》,卷2o6,《武士彟传》。]

    武士彟既爱读书,又研究兵书,养成性格沉毅、坚定、善谋,又好结交。

    隋文帝晚年渐趋骄奢,大兴土木。皇帝如此,官傣僚地主更以求田问宅为急务。文水周围山峦谷地木材资源丰富,成年后的武士彟见此机会,便伙同友人做起了木材生意。由于他勤苦经营,不久成为百里内的知名富户。

    隋炀帝大业元年(公元6o5年,炀帝的堂弟,燧宁公杨达受诏与宰相杨素、宇文恺营建东都洛阳。武士彟探知消息,准备了一份厚礼见到了杨达,通过杨达做成了一笔木材大生意,并允他长期供应营建洛阳的木材等物资。这不仅让武士彟的财富横生,尤其使他由一般商人身份混迹于高官之中,有了飞腾的机会。

    此时,他结识了唐国公李渊,这是他改变命运的大机遇。

    他是在杨达的府邸中见到李渊的。见面后双方留下的印象都很好。武士彟眼中的李渊是虎姿龙晴,相貌威猛,有帝王之表;在李渊的目睹下武士彟是一个谦谦士子,儒容雅姿,貌优于一般官吏。两人的容貌一定都是很好的,但更主要的因素是他们双方都有利用对方的企图。李渊明知这位出入杨府的大商人有的是钱财和人际关系,自己要立非常之业可借助其财力、人力。而武士彟不想永做平民商人,要进入仕途,李渊是个很好的借助之阶。因为武士彟也知李渊出身关陇世家豪族,祖上为北周八柱国之一,封为唐国公。隋朝建立,李渊又与隋室有了密切关系,他的生母与文帝的独孤后是同胞姐妹,文帝非常喜爱这个仪表不凡的姨甥,自幼养在宫中。成*人后受封谯、陇刺史。炀帝登基后,再封殿前少监、卫尉少卿。炀帝征辽,命李渊督运粮草,十分依重于他。礼部尚书杨玄感密谋起兵反隋,被李渊现后向炀帝告密,再度立功。炀帝便派李渊镇守弘仕郡(治所在今甘肃合水),并令关右(即关西,函谷关以西地区)谷部军队都听李渊指挥。

    李渊率兵去关西,途经太原地区,就屈尊到武士彟家里住了一宿,武士彟有此奇遇,自然百般迎合,李渊十分开心,表示交下了武士彟这个朋友[《陈寅恪先生文集》,第276-277页,台北:里仁书局,1982年版。]。

    然而,炀帝的穷凶极恶,使大臣和地方离心离德,许多劝谏的大臣被一一杀死,使炀帝更加猜忌,弄得人人自危。一天,炀帝忽召李渊来见,李渊装病多日不敢成行。炀帝问李渊的外甥女、妃子王氏:“你舅父为何还不来?”王妃回答:“舅父生病不能骑马。”炀帝冷冷地说:“该不是死了吧”

    李渊闻讯十分害怕,他深知炀帝的癖好,便寻找许多好鹰、好犬和骏马进献,便立即受到炀帝的好评。大业十一年(615年)四月,炀帝巡游山西,驻驾汾阳宫,便提升李渊为山西、河东抚慰使。此时,河津地区生毋端儿农民起义,炀帝令李渊前往镇压。李渊残酷镇压了这股农民起义军,他一个人就开弓射杀七十多人,还把尸体堆成“京观”,供人参观,以炫耀功劳,随后又打败降州(今山西闻喜东北)柴保昌义军,受降数万人。炀帝果然下旨嘉奖,提升他为右骁卫军、太原道安抚大使、太原留守。

    其时,隋朝已处于风雨飘摇之际,各地军阀自立旗号,纷纷起兵叛隋,农民起义军更如燎原之火,处处燃烧。武士彟看到隋朝气数已尽,便找到任太原留守的李渊,劝他起兵,并送给他自己写的《兵书典要》,为之谋画。李渊收下了他的兵书,但却向武士彟说:“幸勿多言,兵书禁物,尚能将来,深识雅意,当同富贵可。”[《旧唐书》,卷58,《武士彟传》。]意思是说,兵书是禁品,说这话要谨慎,如果有我做皇帝的那一天,当同享富贵。事后用他做个“行军司铠”(管理军装的小军职)。

    其实,李渊久有起兵反隋之心。 看小说就到~早在大业九年,李渊为征辽军督运军粮,路过河北涿州时就曾与宇文士及“夜中密论起兵时事”。同年,杨玄感反隋,李渊向炀帝告密,好友窦抚说:“杨玄感算个啥啊,他不过为你开个头罢了你的名字早已写在图箓上了(即天子图箓,迷信的天命说),这是上天安排的啊”李渊假装严肃地回答:“可不能随便乱说,祸事大啦”[《旧唐书》,卷61,《窦抚传》。]在河津一带镇压毋端儿起义军时,副帅夏侯端劝他起兵,李渊点头同意,告诉他等待更好的时机。

    但是,随军作战的李世民却沉不住气了,他见父亲终日饮酒、聊天,若无其事。便找人疏通晋阳宫副监裴寂,让裴寂劝说李渊起兵。裴寂得了李世民数百万钱,便邀李渊到**喝酒,趁机说:“二郎(指李世民)已决定起兵了,如今天下大乱,如果守小节,城外的义军都能把你杀死;如果举义兵,一事实上可以成功,形势摆在这里,就看您的态度了”[《旧唐书》,卷57,《裴寂传》。]李渊仍然假装不知情,回答说:“啊呀,老2真有这种想法吗?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只能顺从他的意思了”

    老谋深算的李渊认为此时起兵仍有困难,晋中的粮秣充足,他早已让武士彟等富商大贾积存下了。但是,兵源却只有数千人,而太原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是炀帝的亲信,是派来监视李渊的,他们也有权控制军队,要招兵也必须通过他们。

    这时,突厥突然进兵马邑,李渊派高君雅领兵和马邑太守王仁恭一起抵抗,因兵力不足被突厥打败。李渊担心炀帝降罪,李世民再次劝父亲起兵,说:“如今主上无道,晋阳城外都是战场,上有严刑,下有盗贼,危亡在即啊,只有举起义旗才能转危为安”[ 《资治通鉴》,卷183,《高祖纪上》。]李渊仍故意大惊失色的说:“你怎么这么胆大妄为,再胡说我可要拿你问罪了”一边的裴寂笑着向李世民说:“你观察时局这么准确,办事又这么认真,你父亲哪里忍心啊”第二天李世民仍和父亲长谈,劝他快点准备起兵。李渊假装无奈,叹口气说:“我一认想你的话,也有道理。如今破家亡身由你,仁家为国也由你了”

    恰在此时,炀帝下旨饬斥李渊,并派人前来逮捕李渊和王仁恭,而率兵作战失败的高君雅却未受责怪。世民、裴寂等打算当即起事,李渊认为,炀帝此时还不致于杀他,即使起事兵力不足一样会战败被杀,于是使随使者前往杨州,被关进了监狱。炀帝确无杀他之意,虽关监狱,并不问罪,行同儿戏。李世民和裴寂前往杨州探望,他们在狱中商定起兵计划。

    没几天,炀帝赦免了李渊和王仁恭,官复原职。李渊出狱后向李世民等人说:“炀帝不杀我,是上天给咱们机会啊,可不能违背天意”于是,以李渊为,组成了起兵集团,包括李世民、裴寂、刘文静等人。他们返回山西,踏踏实实的准备起兵了。

    回晋后李渊让刘文静伪造敕书,说炀帝要征太原、西河、雁门、马邑四郡2o岁至5o岁的百姓,一个不许留,全数玄涿州集中,去进攻高句丽。伪敕书下达后,四郡百姓一下子乱了营,反抗隋朝的火焰被点燃起来。

    李渊正寻找借口招兵,正好鹰杨府校尉刘武周杀死马邑太守王仁恭起兵,占据了汾阳恭。李渊以讨伐刘武周为名,公开招兵买马,王威、高君雅只好听之任之。李渊派李世民、刘文静、长孙顺德、刘弘基分别去各地招兵,不到十天就招了一万多人,集中在兴国寺训练。并派人去河东让儿子建成和元吉、去长安让女婿柴绍迅赶赴太原。

    李渊又要进一步剥夺王威和高君雅的兵权,让王威任太原郡丞,不必再管军务;让高君雅任高阳守备,负责该城的巡城和守城器械。

    李渊的行动很快引起了王威和高君雅的怀疑,尤其是炀帝的征兵敕书,未经与他们参阅就迅布,引起社会大乱。如今又剥夺了他们的军权,大量招兵训练,却不见前往汾阳宫进攻刘武周。况且,李渊排斥了他们,所用之人除了自己的儿子,便是亲戚、死士。刘弘基原是右勋侍之官,为了逃避去高丽服兵役,私自脱离职守,做了偷马贼,后来被李渊父子网罗到太原,成为左膀右臂。长孙顺德是李世民岳父长孙晟的族弟,原职为右勋卫,同刘弘基一起脱离职守,一起前往太原辅佐李渊父子。刘文静是晋阳县令,因与李密联姻,李密成了瓦岗军领袖,刘文静被夺职下狱,而李渊升往太原留守后,竟把刘文静从监狱里放了出来还受到重用。

    李渊父子的反叛昭然若揭,但自己的兵权被解,不敢质问李渊,王威见武士彟仅为了一个司铠小军职,又见他一副老实相,憨态可掬,便直入行军司铠帐中,直接向武士彟提问:“唐公所募兵队,尽付刘弘基、长孙顺德等统管,我与公等针插不进,是何道理?”

    其实,武士彟早被李渊此为心腹,他愿意抱朴守拙,作为李渊盯住王威等人的内应。见到王威来访,他爽朗回答:“我的才识微薄,又有专之职,不是带兵打仗的材料,没想过统领新兵的事啊”

    王威见他如此迟钝,只配做个土财主,便明确地开导他:“当今突厥猖狂,寇警紧急,唐公此举暖昧,恐非朝廷之福。我等叨食隋禄,尽忠朝廷才是要之责,岂可对此袖手不问,公以为如何啊?”

    武士彟直如全不知就里,直白回答:“兵员新募,只有训练好才能与突厥打仗,平息叛匪,唐公是皇上的亲戚,他受命招兵,尽以守土之责,哪里有暖昧之情啊,将军放心就是。”

    王威依然认为武士彟未开窍,进一步启他:“训练军队是正是,但唐公为什么偏让刘弘基、长孙顺德统带啊?他俩可都是皇帝的逃犯呀我想把他俩抓起来问罪,他们犯的可是死罪啊”

    武士彟假装害怕,沉吟半晌,小声向王威说:“这件事可非同小可啊,将军三思:唐公兵权在握,公等如果抓他的大将治罪,必然引起将帅失和,那才真正堪忧啊刘弘基、长孙顺德曾为皇上身边侍卫,如今用人之意,唐公起用二人,也是为皇帝效力,未尝不可吧”

    武士彟的回答似乎都满有道理,尤其“引起将帅失和”几个字,陡令王威心惊。是啊,如果行动起来,李渊翻了脸,掉脑袋的先是自己。于是,王威假意听从武士彟的劝告,不再重提此事。

    随后,太原留守司兵田德平也找到武士彟,认为唐公李渊的行动可疑,打算催令王威和高君雅调查招兵等事。武士彟则神秘的向田德平耳语:“如今兵权已为唐公掌握,王威、高君雅无权,只能是依附唐公,又能有何作为啊”言外之意你田德平也无兵权和军队,又能有何作为呢。田德平不是白痴,也只好不再说话。

    武士彟把王威、田德平等情告知李渊,让李渊防备着他们,并寻机除掉他们,以解心腹之患。李渊等见起兵事机成熟,便不再犹豫。大业十三年五月,太原周围久旱不雨,李渊决定在晋王祠祈雨,动兵变,起兵反隋。据史料记载,是王威、高君雅等不死心,请李渊等在晋王祠祈雨,伏兵杀死李渊。或许双方都想利用这次机会制住对方吧,反正受制的是王威、高君雅,李渊确是在太原晋王祠起兵的。

    起兵那天,李渊让李世民率5ooo军队埋伏在晋阳宫城街巷之中,由长孙顺德和刘弘基领兵伏于晋王祠后。一切准备好后,李渊稳坐在厅堂上与王威、高君雅闲聊。一会儿,刘文静领着鹰扬府司马刘政会进入庭院,说有密状告谋反大事。李渊手指王威和高君雅,让刘政会把密状交给他俩看,刘政会说:“密状只能给唐公看,告的是副留守。”李渊假装无奈,接过了密状,看后又惊讶地说:“哪有这等事,王威、高君雅偷领突厥入侵”他似乎在怀疑地自言自语,而当时一说“有密状”,室内便鸦雀无声,李渊的声音不高,但大家又全能听到,眼光一下子集中于王威和高君雅。

    王威、高君雅霍地站了起来,高君雅甩着袖子大喊:“这是造反的人要杀我们啊”说时迟,那时快,刘弘基、长孙顺德突然从帐后冲出,高喊:“拿叛贼”众武士一下子围住了高、王二人,迅制住逮捕起来。

    第三天,突厥数万人进攻太原,李渊说这就是王威等人的奸谋,幸好提前有准备。就下令把王威、高君雅杀死[ 《旧唐书》,卷58,《刘政会传》。],宣布被逼举兵。

    李渊太原起兵后,向长安进,武士彟追随其后,忠心为之效力。公元617年末唐军攻破长安。次年四月,宇文化及在扬州缢死隋炀帝,隋朝灭亡。五月,李渊称帝建立唐朝,改元武德,于长安太极殿(即隋大兴殿)下诏书敕封14人为开国元勋,武士彟为14元勋之一,授光禄大夫,加封太原郡公。嗣后又封为工部尚书,加封应国公。还让他担任长安城的城防将军——并钺将军等重要职务。以后又曾外放为扬州大都督长史、四川州都督。

    武士彟由一个木材商人一跃成为唐初的高官,尤其是大都督、大都长史等官,确为唐朝的高官大员,唐朝名将李靖、李孝恭、王君廓及唐高祖的子侄王爷才有资格任大都督。然而,武士彟虽然摄北要职,因自己出身寒门,既无卓越的战功,又无满腹才学,尤其没有门第依凭。所以,他为官一直如履薄冰,甚至一直很自卑。每次受封,皆多次辞受,如封他光禄大夫时,他就“固辞不受,前后三让”。他做官非常勤奋,忠于职守,埋头苦干。他在长安住并钺将军时,对军职不够熟悉,生怕出漏子,日夜操劳,顾不得返家探亲。他的一个儿子病死,妻子病死,他都没有回家。李渊闻知后大受感动,曾下诏表奖他,说他“忠节有余”,“遣身殉国,举无与此”[《唐会要?功臣》,卷第8o2页。]。

    如果作为一个将军,这样做了,是历史的反常,反映了当时门第出身的重要。武士彟出身卑微,即使做了大将军,仍感到危危岌岌,难以伸展。事实正是如此,武则天是这位寒门将军的女儿,如果出身高门大族,就不会去做李世民的才人,而且一做就是十几年,她的痛苦挣扎,正反映武士彟这位寒门将军,奋斗一生仍未脱寒门的不幸。骆宾王书写讨伐武则天的檄文,开篇便揭示她的家庭出身,说她“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把她大将军女儿的身份一笔勾销。而徐敬业所以有资格讨伐武则天,也因为“敬业,皇唐旧臣,公侯冢子”,是出身豪门大族扬州大都督李勣的后人。李勣和武士彟都做过扬州大都督、大都督长史,官品完全相同,在骆宾王的笔下,寒门大都督根本就不是都督,甚至什么也不是。揭开这历史的沉重一页,究竟能给人们怎样的沉思呢。

    武士彟是北齐隆化元年(公元576年)出生,到唐朝建立,他随李氏父子入长安,他已经42岁了。在家乡文水做商人时娶妻相里氏,据说是一位退职将军的女儿,由岳父介绍,他当上鹰扬府队正,是隋朝府军中的一个小官,统带5o名士兵。相里氏为他生有三子,幼子夭亡,相里氏因悲伤成疾,也随幼子死去。

    李渊感念他的忠心,指令女儿桂阳公主作媒,把杨达的女儿嫁给武士彟作续妻[ 《陈寅恪先生文集》,276-277页,台北:里仁书局,1982年版。]。杨达是前朝炀帝的堂弟,受封燧宁公,而桂阳公主又是杨达史长之子杨师道的妻子。隋朝虽已灭亡,但旧王室的成员仍属名门望族,因李渊女儿桂阳公主下嫁杨达之侄,又成了唐朝皇室的姻亲。对于武士彟这么一位寒门将军来说,能与贵族联姻,自然求之不得。当李渊一提,他赶紧纳头叩拜,口称感激皇恩不止。

    唐朝习俗,男女婚配,很强调男方要比女方年龄大,有“男大十岁,同年同岁”的说法。可杨达之女已是四十多岁了,和武士彟的年龄差不多大,同这位武将军相伉,实有些不够般配。

    唐武德三年(62o年),在桂阳公主的主持下,武士彟与杨氏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像他们这般年龄,在唐朝已是老夫老妻了,大家女儿,十四五岁多已出嫁,杨氏女幼笃佛事,本不思嫁,在当今皇帝和公主的提婚下,不嫁也得嫁。武士彟为人本就忠厚,杨氏女举止温闲,诗画兼能,婚后情感甚笃。

    唐武德五年(622年),李渊敕封武士彟工部尚书,赐八百户。这是李渊对他的特殊恩赐,为官的殊荣,武士彟上疏谢恩,一再表示不能接受,说:“皇上对我的恩赐太多了,不能再有所求了”但是,皇帝成命不收,做大臣的只能接受。不久,李渊又加封他应国公。就在这恩宠屡加的时候,继室杨氏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就是后来被唐高宗所封的韩国夫人。因前妻相里氏生的全是男孩,没有女儿,杨氏为他生个了千金,自然也很高兴。

    又过两年,杨氏第二次怀孕。武士彟夫妇都盼着能生个儿子,将来可以继承父爵,支撑家业,老有依靠。所以,夫妇俩不断去庙里烧香祈祷,求神问卜;杨氏自幼信佛,如今更加虔诚,吃斋念佛,求佛祖菩萨赏她一子。

    产期一天天接近,武德七年(624年)冬日的夜晚,长安城甚是寂静,没有一丝风,只是格外寒冷。黄昏降临时杨氏腹疼阵阵加剧,是临产的征兆。应国公府灯火通明,丫鬟使女迈着匆匆的步履来往忙碌,一个个屏着声息。年近半百的武士彟心情焦急,在厅堂里来回踱走,他仿佛听到妻子痛苦的呻吟,仿佛听到降生孩子的啼哭声。他虽然盼着一个男孩今晚降生他的家门,但此时他却只盼妻子能平安分娩,是男是女又在其次了。

    似乎过了很久,内室里一点声息也没有了,一定是佣人们走得累了,或者是那一个时刻应该到来了。突然“哇哇”的哭声传来,特别响亮的婴儿啼哭冲破长安的夜空,是格外嘹亮的啼声。他一下子坐下来,欣喜地坐下来,心说:“妻子总算安全了”

    “生了,生了,恭喜大人”一个丫鬟嚷着快步起向厅堂,向尚书道喜。

    “好好侍候夫人”武士彟说话有些气喘,是他为唐室劳神落下的毛病,加上半日等待夫人的安全分娩,再者他也很是激动。

    第一次做父亲的男子,听到子女降生的第一声啼声是不知所措的。然而,武士彟已是第五次了,而且他南北征战,经历过多少生死交关,仍然感到不知所措。

    他终于步入内室,一眼看到的是夫人疲惫的身体和裹束好的仍不断啼哭的婴儿。杨氏见丈夫进来,想支撑着坐起。武士彟赶忙趋身扶住,“快躺下,小心别冻着”夫人慢慢回头看着他的脸,他也扶慰地、温情地回望。但是,夫人却是满脸泪水,混着汗水。他,很心疼。

    他知道夫人为什么流泪。

    养娘把婴儿抱给他,他赶忙接住,小心地抱在怀里,认真地看着杨氏为他生的第二个女儿的脸。

    “啊哈真是一位小美人啊,夫人你看,这又高又直的鼻梁,多像夫人您啊美极了”说着,他轻轻地亲一下初生的女儿,坐在夫人身边。怀中的婴儿又放声大啼,小脚丫使劲地蹬踢。

    杨氏见丈夫如此,心里宽松了许多,喘嘘地说:“老爷,您也累了,回房安歇去吧。”

    次日早晨,武尚书添女的消息在六部同僚中传开,同僚和下属没太大兴趣,大家只是敷衍的称贺一番。人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唐室的一场即将到来的风暴上去了,这就是唐高祖嫡出的几个龙头子嗣勾心斗角,对朝中官员来说,绝非李朝家事,而关系到每位官员的命运大事。风雨欲来,相关者是很敏感的,谁会有心思记挂武家生子生女的事呢。如果大家能预知这个女婴的未来,怎么能那么等闲以对呢。

    杨氏对二女的降生不那么高兴,武士彟爱惜自己的骨肉,但心里的盼望也毕竟未得实现。奶妈看出了这个事实,为安慰女孩的父母,总是说:“生儿生女都是上天注定的,两个女孩并不算多,你们夫妻都还强健,上天总会赐给你们儿子的。”这个女孩出生后起的是什么名字,史书记述是很混乱的,而且也多是猜度,很不能令人相信的。当然,这是个小问题,对研究武则天无关紧要,旧社会,一个女孩子,若不是她后来做了皇帝,从小起的是什么名字,若干年后就无人知晓了,因为女孩一嫁人,便随夫称个什么氏就算她的名字了,谁还管她小时叫啥名字呢?

    武则天幼时的名字,有说叫媚娘,是父亲给取的,有说是入宫后太宗赐的,有说生后不久李渊给取的。有说叫媚,是家给给起的,即称武媚。有说根本就未起名,大女叫“大囡”、顺着大女称“二囡”。其实这几个名都不大可信,囡,这是个地方性特别强的字,吴语称小防为“阿囡”;该字又同于“囝”,闽语给儿子叫囝;又同于“仔”或“崽”,粤语对小孩的通称。这个名字,北方是不会称呼的。娘字在旧时确是女子的称呼,但给自己的女儿起名“娘”,在北方也无此习俗,也是南方为多,而且是书上用语,不在口头上称女儿为娘。如姑娘,是年轻女子;大娘、二娘,是已婚女子;娘子、小娘子,也是已婚女子;娘子军,是书面女子军的统称。北方人称母亲为娘,更不会为自己的女儿起名娘。所以,媚、媚娘是戏说武则天时作者起的名,或说她漂亮,也有轻浮、取悦男性之贬意,骆宾王就骂她“狐媚偏能惑主”。

    另有一名为“曌”,读音为“照”,是“日月悬空,普照大地”之意义。这不是她小时的名,而是她做女皇后自己起的名字,骆兵王声讨她的檄文就是“讨武曌檄”。

    她死后被尊为“则天大圣皇帝”和“则天大圣皇后”,史家习惯称尊号,所以武则天成了她最为通行的名字。如康熙、雍正等人,世人皆知康熙、雍正等名,知道他们真正名字的就不多,知道他们儿时名字的简直是无人的。不要说千多年前的武则天,就说死去仅1oo年的慈禧太后,入宫以后咸丰曾封她“兰贵人”,人们就说她幼称“兰儿”,这个名字的根据也是不够充分的。所以,无论武则天、慈禧、康熙等,究竟幼儿时叫何名,都不是大问题,我这里也是顺便一提,没有要考证她的意思。

    武则天出生仅几个月,武士彟就被调到扬州任职,杨氏母女则留居长安,住在平康坊府邸。武则天在长安随母亲长到4岁,才又隋父亲到四川利州。

    原来,扬州曾被农民起义军辅公祏、杜伏威等占据。武德七年,唐室赵郡王、高祖的侄子李孝恭李靖等将领打败扬州的农民起义军,在扬州一带置大都督府,治所在今天的南京,以李孝恭为大都督,李靖为都督府长史。不久,突厥入侵,李靖受调抚击突厥,以武士彟接任长史一职,从长安调到扬州(时称广陵,都督府治所也南京迁到扬州。那是武德八年(625年)的事,因夫人新产,小女襁褓,他独身赴任。

    武士彟调往扬州不久,长安城便生了“玄武门之变”,秦王李世民杀死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等兄弟,李渊被迫立秦王为太子,并禅让皇帝位,改元贞观,贞观元年为公元627年。唐太宗即位后,立即把外住的高祖旧臣召回长安,是考察他们对自己动政变的态度,防止不赞成者在外地制造祸乱。扬州都督李孝恭和长史武士彟均在被召之列。所以,武士彟在扬州任职仅一年。

    武士彟回长安后大抵因为对政变的态度明朗,并无差错,于贞观二年(628年)被外放到蜀中任利州(今四川省广元县一带)都督,兼理数州军事和利州政务。武士彟的这次外放,不仅官高职实,也说明在政变生的非常时期,他得到新皇帝李世民的信任。

    原来,在武士彟调往利州之前,已有两个利州都督被捕杀。原任利州都督李寿,因不满太宗的政变行动,而被太宗捕杀,是贞观元年之初的事。新任都督李孝常,至元年十二月,被太宗召到长安“朝觐”(即现在说的述职),同监门将军长孙安私下议论李世民,泄不满,为太宗侦知,以“谋以宿卫兵作乱”的谋叛大罪被太宗诛杀[ 《资治通鉴》,卷193,唐纪八。]。李寿和李孝常都是李氏的同宗兄弟,一年之中皆在利州都督住内被杀。随后任武士彟为利州都督,可见太宗对他的信任。

    唐初,都督实为封疆得寄。当时的地方机构,道为第一级,全国人分十道,道辖诸州,设行台进行管理,不久撤行台,派黜陟使或观风俗使分巡各道。但道并非行政区划,巡行官也非常任之官,只由朝中大臣临时充任。州是第二级,州设剌使,而在重要的州则设都督一职,辖数州的军事和本州政事,不仅是常任的实职官,而且地位较剌使高[ 罗辉映:《中国古代政治制度史》,“隋唐地方行政制度”,四川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武士彟任利州都督4年,颇有政声。武则天随父母在利州度过她4岁到7岁稚幼童年。因武则天后来做了前无古人的女皇帝,后人根据民间传说编撰了一些笔记、杂记等,谣传这位女皇帝童年时期的天命征兆和预示,纯属深信符命、巫术的古人的编造和揣度。然而,这些谣传,甚至让我们史学家也会产生一些错误。

    利州有一座大山名叫黑龙山,山下有一个黑龙潭。幽深的苍山、浩淼的深潭,本就给人十分神秘的感觉,这里又生活过一位中国女皇帝。好神者就把武则天的出生地移到了有“龙”字的山水之所,连后来的大史学家郭沫若居然也相信起来。

    先是好以天命论人事的谣说者在民间私传:武则天之母杨氏夜梦龙头入室,与之交接而生武则天。这种传说并不新奇,中国古代神话中此说多所存在,几乎为王为霸者多与龙、凤、麟、蛇等有渊源。武则天当了皇帝,这一传说便已产生,晚唐大诗人李商隐在一百多年后写下《利州江潭作》[ 《李义山诗集》,《利州江潭作》。]一诗,在诗歌题注中有“感孕金轮所”之说。因武则天曾自我册封为“金轮圣神帝”,李商隐便认作武则天因龙“感孕”而生的。南宋冯倓也写过一《登乌龙山》,有“黑龙之精钟女武,祸胎于周易唐王”一联。由此看来,武则天因梦龙出生的传说是很有社会文化背景的。

    这样,就给郭沫若误解,他以为武则天是生在四川利州。他说:“武后的父亲曾在利州做过都督,武后即生于广元县。今广元县犹有武后生处,曰则天乡,有寺曰皇泽持,寺内有武后石刻像。”[ 郭沫若:《武则天》剧本文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