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秀色

正文 番外——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青黛睁开眼,屋里已上了灯,回头便看见趴在床边的男人“华韶彦。”声音昨rì生产时喊叫而变得嘶哑,喉咙还有些疼。

    青黛动了动身子想要起身时,华韶彦忽然醒了,见状,忙扶住青黛的肩膀将她摁回了床上,“终于醒了,你身子虚,躺好了别乱动!”

    华韶彦捋了捋青黛的头发,“真能睡!不是御医说你无妨,我真怕你就这么睡着醒不来了!”

    看着华韶彦微红的眼眸,青黛心疼道:“都有了孩子,怎么会抛下你们俩呢?孩子呢?是男孩还是女孩?”青黛记得自己听到孩子的哭声后便晕了过去,没想到再醒来已经晚上了,她哪里垫着饿,一心只想看看孩子番外——结局。

    华韶彦咧着嘴,兴奋地笑着说:“是儿子。这会儿那小子已经睡着了,明儿大早让nǎi娘抱给你看。

    青黛嗔怪道:“瞧你那高兴劲儿,一看就是个重男轻女的。”

    “哪有!只不过你生个儿子,省得娘叨叨。你没瞧见,一看见咱家儿子,娘根本就忘了我了,也没计较昨个入产房的事。”华韶彦嬉笑道,“饿了吧,我让人给你备饭。”

    华韶彦跑出去喊人上饭。青黛用了些粥,吃了两个窝窝,便放了筷子。

    “再吃点,吃饱了养好了,过两年咱们再生个闺女!”

    华韶彦在旁边好意“规劝”,惹了青黛一通白眼。华韶彦厚脸皮道:“放心,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你这辈子生几个,下辈子我就生几个!”

    华韶彦一直在耳边叨叨,青黛为了避免耳朵生茧,又拿起筷子吃了两口,这才让华韶彦消停了。

    第二rì大早,nǎi娘抱着孩子过来了。青黛看着自家小包子,心里一片柔软。华韶彦在一旁探头探脑时不时戳戳孩子的小脸,招致青黛不满的眼刀,于是笑呵呵地打岔道:“儿子大模样像番外——结局我。”

    孩子才出生一rì,哪里看得出长得像谁。青黛白了眼自恋的某人亲了亲自家儿子小脸,“养儿像娘,以后儿子一准像我!”

    华韶彦坐到了青黛身后,在青黛脸上亲了一口。青黛脸一红,“我身上味儿大,你还凑过来作甚?”

    “我闻着挺香!你亲儿子,我亲娘子不让娘子吃亏。”

    青黛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华韶彦笑了笑,从背后搂着青黛母子俩,头枕在青黛肩头,看着自家儿子,“像你像我都好,长大了一定是个俊小子。”

    青黛又香了自家儿子一口,“名字定好了吗?”

    “从了瑾字辈单名一个瑜。瑾瑜,美玉,亦是美德贤才之意。”

    十月十二忠毅侯嫡长孙满月,府中大摆筵席,上京城有名望的世家显贵都到府祝贺。

    满月了,小瑾瑜模样张开了。青黛不得不佩服华韶彦的“毒眼”,儿子除了眼睛圆一点有些像青黛外,其他地方跟他老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青黛和华韶彦抱着儿子出来,听着众人赞儿子长得像他,华韶彦难得露出个笑脸,看向青黛时那眼神别提多得意了。小瑾瑜在众人面前也给青黛夫妻俩张脸,别人瞧他他总是回个笑脸,少不得又引来一阵赞叹。

    见了客,华韶彦招呼男宾,青黛将儿子交给了nǎi娘,跟着公主招呼女眷。

    颜氏坐在席间坐着,看着在众人面前巧笑嫣然的青黛下意识地抚了抚小腹,心里泛起酸水,又妒又恨,暗自责怪青黛夫妻俩,若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被人挟持,致使子宫受伤,有可能终生不孕。若是当初她生个儿子,这会儿在人前风光的便是她了。

    亭嘉瞧着颜氏目光怨毒,早已猜到了她的心思,轻哼道:“瞧着人家有儿子眼热了?不想想当初谁走漏了风声?若不是青黛的孩子好好的,你当娘和九弟能轻饶了你?”

    颜氏一个激灵,收回了目光,“哼,再不得娘喜欢,也总比不下蛋的母鸡强!”

    亭嘉脸色一沉,忍住怒气,“我还年轻,又不是生不出,也比有些人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强!”说完,亭嘉不理会颜氏,甩袖离开招呼客人去了,徒留颜氏一个人在原地咬牙切齿无处发泄。

    下了席,送了各家女眷离开,青黛正欲回清澜院歇息,却听回事处的人来寻她,说成国公府有位名唤墨柘的小厮单独送了一份贺礼过来。

    青黛接过剔红雕花木盒,想起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问道:“他可还说了别的?”

    来人摇了摇头,“再没旁的话了,只是恭贺九少爷和nǎinǎi喜得贵子。”

    “你下去吧!”

    青黛回了屋,华韶彦瞟见了她手里的盒子,随口问说:“这是?”

    “隆佑大哥派人送来的。”

    华韶彦目光微闪,“他有心了,人在外,礼物还不忘送来。我瞅瞅,是什么好玩意?”

    听着华韶彦话里冒酸气,青黛笑着将盒子推到了他面前,“喏,我还没打开呢,你先看。”

    华韶彦轻咳了两声,装模作样地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套三件和田玉笔架、笔洗和笔筒,另外还有一张小笺,写了些祝福的话,顺便告诉青黛他如今在云贵,明年会去江南游玩,还道说不定他们一家子去南边时还能重逢。

    青黛看罢,把玩着和田玉笔筒,笑着说:“隆佑大哥素来附庸风雅,这套物事将来瑾瑜长大了倒是用得上。”

    华韶彦越看眉头越蹙紧,脸色又转黑的趋势,看着那纸笺,阴阳怪气地嗫嚅一句:“他倒是有心。”

    嘴上说着,华韶彦心里打定主意,回头定要将关于郁子都行踪的消息送出去。

    转眼到了年底,瑾瑜过百rì,端阳公主看着自家小儿子有后,便惦记起老大和老二来,招了几个媳妇在一处说话,主题思想便是要“送人”。

    颜氏脸色立时不好了,上回端阳公主给临波馆、清澜院塞人时·她在一旁幸灾乐祸,这次她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没有,只得接下,不过这回亭嘉亦不能幸免·她心里稍稍平衡点了,“媳妇自生产后,越发觉得屋里的人不够使唤,正还打算给房里添人,您这就送来了,媳妇在这谢过母亲!”

    颜氏说着,抬眼打量亭嘉·且看她如何应对。

    上回“送人”让亭嘉好生难过了一阵,青黛有些担忧地朝亭嘉看去,只见亭嘉低着头,一声不吭,好像没听到颜氏的话一般,只是紧握的双手泄露了她的心情。

    端阳公主有些不悦,“亭嘉,亭嘉。”

    亭嘉抬起头·“母亲,二弟妹房里既然确认,那把人都指过去好了。我临波馆暂时不缺人。”

    颜氏听到亭嘉拒绝·忙道:“我那边哪里用得着那么多人,况且这是母亲的一番心意,大嫂是聪明人,应该明白!”

    端阳公主亦是不满,还要再说时,亭嘉的身子突然晃了两下,眼睛一闭,径直跌在了地上,昏过去了。

    众人大惊,青黛忙过去扶起亭嘉的身子·喊道:“来人,去寻大夫!”

    亭嘉被挪到了厢房。

    颜氏看着床上躺着的亭嘉,低声咕哝道:“还真晕的是时候。”

    青黛睨了眼颜氏,“二嫂说哪里话,你没瞧见大嫂的脸色不好吗?”

    颜氏抢白,“她是心里不痛快·脸色才不好。”

    青黛轻哼道:“是不是装的大夫一看就知。再说了,不是人人都爱装模作样那一套!”

    “你——”

    颜氏正要发作,却听见大夫说:“恭喜公主,恭喜夫人,世子夫人有喜了。”

    端阳公主大喜,“果真?”

    “世子夫人有一个半月身孕。”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伯蕴终于有后了。”端阳公主双手合十,“来人,给大夫看赏。”

    颜氏傻了,亭嘉怎么可能会怀孕?

    青黛看了眼呆愣的颜氏,压低声音说:“二嫂,你还不知道,大嫂屋里早就不用香了,换了花果。哎,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老天爷还是公平的,大嫂心善,终是有了孩子,她还年轻,就算这胎不是儿子,以后终会有嫡子的。所以,二嫂以后还是少cāo心府里的事,赶紧让二哥多添子嗣才是正理。”

    颜氏浑身一颤,寒意从脚底直窜到心口,僵直在原地动弹不得。

    青黛笑了笑,施施然绕过颜氏,给端阳公主和床上躺着的亭嘉福福身,“恭喜母亲!恭喜大嫂!咱们府里这下又要添丁了!”

    忠毅侯府自九月长孙出生又迎来了一件大喜事,世子夫人有孕了。至于端阳公主头前提的“送人”事件自然就不了了之,最后就二房收了四个丫鬟。

    过了年,送给华韶仲的四个丫鬟里有个怀了身子,端阳公主叮嘱颜氏一定要好好看护,若生了儿子,便抬了做姨娘。颜氏再不甘,奈何自己无法再生,也只能打落了门牙往肚里吞,忍呗!

    又过了半年,华韶彦要去东南水军驻地泽州上任。端阳公主本来舍不得孙子,想要青黛和孩子留下,结果华韶彦请了个名医给亭嘉诊脉,道这胎准是个儿子。亭嘉则道自己生产后,府里事情无人看顾,还得劳烦婆婆费心。端阳公主最后思来想去,加上华韶彦买通了自家老爹去吹枕头风,最后同意放青黛、瑾瑜随华韶彦一同去了。

    华韶彦一家三口走陆路转水路,先去了梧州看望华老夫人,在明玉别院住了五rì才又启程上路,又走了大半个月,终于到了泽州。陈玄和杏花先一步到了泽州打点,等华韶彦他们到了,一切都准备好了。

    华韶彦准备的宅院在半月山半山腰,临近的还有四五处庄园·住的都是泽州有名望的大家族,依山旁水,真真是风水宝地。

    青黛抱着儿子坐在自家二层观景楼上,瑜哥儿小肉胳膊来回晃动,嘴里依依呀呀地喊着。

    青黛莞尔,看着一望无边的大海,亲了亲儿子的嫩脸,“瑜哥儿也喜欢大海!”

    忽然,山间传来一阵长啸,两只黑色大雕从空中划过直冲向碧蓝色的大海。

    小瑾瑜看见自家爹爹养的大雕,嘴里的喊声更大了·“呀呀,呢,娘,鸟·娘。”

    青黛猛地回神,转过儿子的小胖身子,“乖儿子,再喊一声!”

    小瑾瑜似感受到青黛的欢喜,咧着嘴露出一排小米牙,“娘,娘·鸟。”

    青黛高兴地在儿子脸上左亲亲右亲亲,又哄着小家伙喊了两声。

    这时,华韶彦来了,正好听见儿子喊娘,一下子冲了过来,从青黛怀里把瑾瑜抢了过来,举得老高,“乖儿子·叫声爹听听。爹带你飞飞!”

    小瑾瑜似懂非懂,不过听见“飞飞”两字,眼睛一亮·“滴”了两声,终于找对了发音,“爹。”

    华韶彦高兴地举着儿子转圈,观景楼里满是孩子银铃般的笑声……

    小瑾瑜一岁会说话后,越发活泼了,整rì里在家里坐不住,喊着自家娘亲就为了出门。青黛耐不住儿子小声音叫娘,也不想整rì里拘着他,便每天带着小瑾瑜去海滩上散步,顺便溜雕这rì青黛依旧带着小瑾瑜在海滩上玩沙子,等玩累了,正要带着小家伙回去,小家伙却一时心血来cháo,突然甩开了青黛跑了出去,嘴里还喊着:“娘追,追。”

    丫鬟们赶紧跑去追赶,青黛无奈地看了眼跑得欢快的儿子,随后跟了上去,“瑜哥儿,慢点!”

    小家伙腿短,跑起来倒是很快,没一会儿功夫跑出去十来步远,结果得意忘形,回头准备再喊青黛追他,脚下一个踉跄,一个狗啃泥摔了下去。眼看就要摔倒时,却被一双手臂扶住,顺势将他抱了起来。

    瑾瑜不认识抱自己起来的男人,扭着小胖身子,试图摆脱男人的怀抱,但是当他发现男人有一双漂亮的绿色眸子时,奇迹般地不动了,黑豆眼眨了眨,满眼好奇,小胖手指着男人的眼睛,嘴巴里蹦出来两个字“宝石。”

    “隆佑大哥,你几时到的?快别抱他了,弄得你一身泥。”青黛看着自家儿子安静地窝在郁子都怀里,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这熊孩子就是喜欢金灿灿亮闪闪的东西,尤其是金元宝和彩色宝石,这会指不定看郁子都眼睛像宝石,又想捏在手里了,小财迷!

    青黛从郁子都怀里接过瑾瑜,瑾瑜老大不乐意,回头又看了郁子都的眼睛两眼,最后瘪瘪小嘴趴在青黛肩头生闷气去了。

    郁子都看着青黛母子俩,“刚到一rì。”

    青黛低声哄了瑾瑜两句,将他交给了nǎi娘,又问道:“可寻到居所?”

    郁子都指了指山上,笑着说:“半月山上有一处朋友的宅院,我借助此地。”

    “隆佑兄,几时到的?怎么没知会我一声?”

    青黛抬头,却是华韶彦急匆匆走了来。

    “叔澜兄!”郁子都绿眸微眯,“承蒙叔澜兄关照,隆佑才有机会出外游历。”

    华韶彦揽住青黛的肩膀,笑着说:“客气客气!”

    两人的目光电光火石般在空中飞快对峙了一百回合,最后被青黛一句话打断了,“隆佑大哥住得离咱们家不远,今儿午间就在府里用膳吧!”

    “好!”郁子都笑着答应了。

    华韶彦瞬光一闪,揽着青黛的手紧了紧,“下晌无事,中午可以与隆佑兄喝两杯。”

    郁子都在华府附近住下了,这一住便是半个月,隔三差五地在海滩上跟青黛母子巧遇,跟小瑾瑜也熟识起来,华韶彦听了陈玄的回报,气得牙痒痒,一封飞鸽传书送到了北方。

    到了九月,小瑾瑜快过生rì了,华韶彦请休,留在家里看着儿子和媳妇。

    郁子都倒是不以为意,照例与这一家子碰面。

    直到有一rì,华韶彦早早催促青黛,带着儿子去海滩散步。

    青黛纳闷,“平rì里也没见你这般积极,今儿怎么转性了?”

    华韶彦笑而不答,一面抱着儿子一面逗小家伙说话,优哉游哉地往海滩去了。

    不多时,郁子都如期而至。华韶彦出乎意外地热情,拉着郁子都说了好一阵话。

    “木图那大哥——”

    郁子都身子一僵,青黛回头看见一抹红影一阵风似地飞奔而来,定睛一看,却是位大美人,身上穿着红色胡服,一头棕黑色的头发梳成了百缕小辫,辫子上缀着五彩珠子,在阳光下很是绚烂夺目,肤白如雪,眉眼似画,好似一朵红玫瑰花,娇艳似火。

    郁子都慌乱道:“今rì不早了,我先告辞。”说完,不待青黛反应转身就跑,而那抹红影追着郁子都而去,“木图那哥哥,等等依兰。”

    青黛瞄了眼身旁抿嘴偷笑的华韶彦,“你给招来的?”

    华韶彦老神在在地点点头,抱着儿子亲了亲,笑嘻嘻地说:“儿子哟,可算把抢你娘的人赶走了,咱们回去好好庆祝一下,吃好吃的去小瑾瑜惦记着好吃的,眨眨眼睛,附和着老爹的话点点头,“嗯,嗯!”

    青黛白了眼父子俩,捏了捏自家儿子的肉脸,“臭儿子,就惦记着吃!”

    “民以食为天,儿子长身体多吃点是应该的。”华韶彦一手抱着儿子,另一只手顺势揽住青黛的腰,三个人上山回家。

    一回去,华韶彦看着青黛喂瑾瑜吃饭。瑾瑜吃饱了就犯困,青黛正想哄儿子睡觉,华韶彦却唤来nǎi娘将儿子抱走。

    屋里清净了,华韶彦蹭到了青黛身边,贴着她的耳边,低声道:“喂饱了儿子,该喂我了!”

    “呸——大白天的,你干嘛?”青黛啐了华韶彦一口,人已经被他抱着往床边走去。

    华韶彦煞有介事道:“儿子越来越大,一个人玩多孤单,咱们该给儿子生个妹妹。”

    不知是因为赶走了情敌,还是因为要造人,华韶彦在床上十分卖力,累得青黛浑身酸疼。等折腾完了,青黛闭眼就睡。

    “上辈子错过了,这辈子谁也别想抢走你!生一个儿子哪里够,怎么也要再生三五个……”

    华韶彦指尖把玩着青黛鬓边的细发,唇角荡漾着若有似无的浅笑。

    上一世,他们因为爱而错过,这一世,他们因为爱而重生。

    他相信,自此之后,他们的生命会因为这份爱而紧紧相连,他们的幸福亦不会终止,生生世世到永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