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乱世一清平

第5章 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杀啊!!”

    “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我就要回老家结婚了!”

    “明天是我女儿的生日啊!”

    “弟兄们,我们要一起活下去啊!”

    “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

    刘备看着眼前的战场,面带焦急之色。

    他真的没想到,曹操会抛下河北袁绍的百万大军,亲身来汝南对付自己。若是以前,能让曹操这般看得上,刘备说不定做梦都会笑醒,但今天……

    倒下的全是自己的将士啊!

    本来刘备指望着曹操和袁绍两虎相争的时候,自己能够借机在汝南一地扎下脚跟,徐图再起。可没想到曹操对自己竟然重视到了如此地步,不惜放弃北方主战场也要将自己这跟小草扼杀在萌芽之中。

    呵呵呵呵,半生漂泊啊。虽然也曾掌过一州军政大权,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难得兄弟团聚,又借着前黄巾刘辟、龚都的帮助,弄到了汝南这个暂歇之地,结果,又快没了。

    是的,又快没了。刘辟、龚都都已经战死了。刘辟是死在张辽的刀下,龚都则是被赵云一枪刺死……赵子龙啊,本想邀他共扶汉室,结果怎么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了呢?

    “大哥,顶不住了,撤吧!”

    这是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张飞,他的右臂裹着白布,威猛霸气的丈八蛇矛歪歪斜斜地提在左手——说实话,同时对上许褚典韦徐晃曹仁四个人的合击,仅仅是挂了点彩已经算是张三爷战力非凡了。

    “云长和叔至呢?”

    张飞既然已经退下来,关羽和陈到肯定也撑不了太久。盯着关羽打的是夏侯惇夏侯渊外加徐晃,而陈到独自面对的则是赵云和张辽,对手全是硬茬,只希望能够突围而出。不过……萧恩现在也算曹军的二把手,一般不上前线不难理解,但华雄和高顺这两个人呢?

    “陷阵!”

    “斯巴达!”

    在身后!曹营最精锐的斯巴达和陷阵营,竟然不在正面战场以硬碰硬,而是绕到了刘备的身后,发出绝杀的一击!

    “我断后,大哥快走!”

    张飞顾不得自己伤臂,左手提起蛇矛便要迎上去。不过刘备却一把拉住了张飞,痛声疾吼:

    “三弟不可!要走一起走,要打一起打!”

    便是满血无伤,张飞也顶不住斯巴达和陷阵营的连番围困,何况现在右臂有伤,人困马乏?刘备知道,张飞想要选择自我牺牲来让他逃出生天,可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誓言犹在,自己这个大哥岂能独活?

    “咳!走!”

    张飞知道,刘备虽然对他平日里多有包容,可大哥一旦下了决定,就绝不会再改!现在的刘备,显然已经完全认真,自己能做的也只是拼死汇合关羽陈到,带着刘备一起杀出一条血路。

    “玄德,明年今日,我会为你上坟的。”

    在马上打开随身的水袋,将袋中水洒在地上,以水代酒遥祭了一下,曹操便拨过马头,准备回去。诚然,此时刘备未死,战场上仍有抵抗,但他知道,刘备已经无力回天了。

    “喂,胜负未分时候就说这话很不吉利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萧恩也没当回事。曹操亲至,外带了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典韦、许褚、赵云、张辽、徐晃等军中虎将,可以说除了守卫边境的几人,能带上的曹操都带上了。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让刘备跑了,大家集体抹脖子吧。

    “报!许都周边二十七路山贼、三十九路盗匪结盟,汇集近万人,意图杀进许都,强抢天子!现在尚书令荀大人已经下令关闭四门,许都戒严,并请主公迅速回军,以保天子!”

    所以有时候话说的不能太满,不然容易出问题。就在本阵所有人都打算回去等战报的时候,许都来事了……

    “谁!谁在此时纠集山贼作乱!”

    刘备要杀,但许都也不能不救!现在曹操能够站在道义的高度随便骂人,全凭他手里有天子。若是天子被劫走,那么曹操天时人和立失,就靠着占不到什么便宜的地利,绝对不可能是袁绍的对手。

    “是……,”

    传令兵尴尬地看了郭嘉?p>

    谎郏磐掏掏峦碌厮档溃?p>

    “据闻,匪首名叫郭源,字奉义……”

    “奉义?!”

    其实看到传令兵的眼神,郭嘉就知道有些不对头。他倒是也听说过,自己这个兄弟离开以后,并未走远,而是在许都附近落草。只是一来郭源平日无甚大恶,二来曹操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也懒得动他。可没想到,现在这家伙竟然这般出息……虽然郭嘉宁可郭源是个废物!

    “郭源!”

    曹操狠狠地瞪了郭嘉一眼,虽说他知道郭嘉之前肯定对这事毫不知情,郭源办这事肯定也没考虑郭嘉的立场,但是……**闹事也换个日子啊!

    “鸣金收兵,令夏侯渊为先锋,全速进军许都!所有叛贼……杀无赦!”

    所谓枭雄,不会轻易慌乱。只是片刻的愤怒后,曹操便压下了怒火,果断弃卒保帅。唯独郭嘉轻叹一声……弟弟啊,这回老大动真火了,只求你能逃跑了。

    “**别跑!”

    “你不追我就不跑!”

    “你不跑我就不追!”

    “你不停下我怎么知道我不跑了你就不追!”

    “你先停下我就证明你不跑了我就不追!”

    其实我们都知道,山贼那种玩意虽然欺负欺负战斗力为五的普通人一般没什么问题。但作为战斗力只比普通人强了五十倍的他们,对上正规军基本上就是被踩过来又踩过去的货。所以夏侯渊只是一轮冲锋,那群山贼什么的就鸟兽散了。

    当然,只是鸟兽散而已,绝不是被歼灭。山贼盗匪作为游击战的始祖,战斗力虽然不高,但保命的天赋可是点满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对着上万山贼曹操也得全面回军的原因——不然的话让这群家伙再次落草,天知道到时候和袁绍相爱相杀的时候会不会被他们从后边爆菊啊!

    山贼们既然善跑,自然作为匪首的某人自然同样是跑路高手。而且虽然智商比不了一母同胞的兄长,但论起体格来……话说这是历史小说,谁没事提龙枪的!

    可再能跑,自己那也是两条腿!身后紧追不舍的那个王八蛋——好像叫岳超还是什么乱七八的家伙——可是骑着马的!四条腿的马追两条腿的人,自己再怎么擅长跑步也早晚被追上啊!

    “有种你下来!”

    “有种你上来!”

    也亏得郭源走运,碰到一处乱石坡。窜到上边,岳超是舀他没什么好办法了。论打架,骑在马上当然完爆对方,不过下了马的话……岳超表示武将的战斗力必须包括战马,不带战马的那个不叫武将。咱是武将,所以战斗力必须算上战马!

    “去你妈的,你这厮大半战斗力都是靠马,下马撑死算个曹兵乙!”

    郭源虽然累,但却不敢坐下来,之前因为跑得慢了点,他的某个菊部地区被岳超追上捅了一枪,虽说没有正中红心,却也落英几许,若是有个软垫还成,现在这地方,就别扩大伤口了。

    “老子就算是曹兵乙,也比你这个山贼甲说出去有底气!”

    轻轻安抚着胯下战马,岳超举着枪和对手对骂。他也郁闷,本来以为是个到手的功劳,没想到这条鱼竟然滑溜地要死。而且要不是自己有战马傍身的话……哥们,下次记得去武侠小说报名当龙套,您这水平差不多能混个五虎断门刀掌门之类的了。

    “妈的老子是匪首,不是山贼甲!而且老子只抢富人,不抢穷人,不像你们这群窃国贼,嘴上仁义道德,手底下却男盗女娼!”

    “喂!说清楚,主公可是早就下了死规矩的,不舀群众一针一线!就连他自己踩了秧苗,都要割发代首!”

    别的事也就算了,这事可得解释清楚!岳超表示自己所在的队伍可是一支仁义之师、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绝不像郭源所说的那样残暴不仁……额,当然某些时候,也需要使用一些特殊手段的,这个在所难免的嘛,啊哈哈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是吧……

    “去死吧你,也就是曹贼现在实力不济,不然的话汉室早就不姓刘,改姓曹了。现在谁不知道,天子每天被软禁在皇宫,连个门都出不去!据说吃饭都得听别人的安排。”

    “话说就算以前天子也不怎么出皇宫吧……而且你是指望今上自己做饭还是怎么?”

    虽然感觉吐槽就输了,不过岳超还是忍不住吐了几句。诚然,天子政令不出皇宫,这事谁都知道,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指望皇宫里面那群公知精英办事,天知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只是这些……说多了又有何用呢?

    “反正曹孟德不是好人!”

    郭源也知道,至少无论是昔日和兄长每日坐论天下,还是现今时不时和江湖草莽交流实务,他都知道,土地兼并、官场**、人才选拔不利……大汉已经病入膏肓,黄巾的乱起并非偶然,偶然的,只是揭騀的那人叫做张角,他的势力被称作黄巾而已。只是无论天下如何,他总是看不起那个自称天下栋梁,实则口蜜腹剑的曹孟德,以及曹孟德身边的走狗,萧文归!

    “去你妈的,想我主公死的人多了,耍嘴皮子谁不会啊!**赶紧下来,老子舀着你的人头去邀功,你就做鬼也别放过老子就行了!”

    “有种你上来,反正老子也跑不动了,你上来就能抓住老子了。”

    “去死,你这人简直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你赶紧下来,老子没空跟你耗。”

    “你才无情无耻无理取闹!老子只是邪恶而已,论恶心程度绝对比不过你们!”

    “你比我更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你才是……”

    ……

    ……

    ……

    “话说你不觉得天色已晚了吗?”x2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