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寿春之战(16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刘澜把麻烦推给了曹操和马延,关键是还非常巧妙的从容抽身,至于二人能否看出自己的意图,或许曹操和他的谋士们能够看穿自己的‘狼子野心’吧,但马延就未必了,很简单的道理,这件事的真相到底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马延或者说是袁绍怎样看待,而这才是关键,而刘澜偏偏又一早就知晓,袁绍要对曹操用兵,所以不管真相是什么,袁绍都会在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

    袁绍的意图在刘澜面前已经非常明显了,接下来就要看曹操,他是要当缩头乌龟呢,还是在马延的挑衅之下不管不顾,最终上套中计,以刘澜的看法,曹操是非常有血性的一个人,逼急了他,完全啃咬不顾一切,可换言之如果他帐下的谋士们拼命阻拦的话,曹操也不是没有可能借坡下驴,在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下,还真有可能眼下这口恶气。

    所以说接下来曹操的反应是关键中的关键,但他具体会作何选择,其实刘澜就很难判断了,毕竟这些年来曹操在袁绍面前饮泣吞声的事情没少做,当然不理会袁绍把他的指令当耳旁风的情况也经常发生,就好像兖州之乱的导火索,还不是因为他拒绝了袁绍除掉张邈的命令。

    曹操的选择是最大的变数,向左还是向右,这个选择非常困难,甚至可能改变天下的走势,而历史有时候就是因为这样看起来好像是一次微不足道的选择而改变走向,最终使得结局大相径庭。

    徐庶一早就急急忙忙来到议事厅见刘澜,进屋之后就发现他正低着头陈思,根本就没发现自己,对此他早已见怪不怪,不敢打扰主公,一直在阶下侍立,忽然刘澜抬起头,看向徐庶,还不等他说明来意,便迫不及待的说了上述这番话,这个时刻他迫切需要有人聆听,为他解决烦恼。

    “主公所言不错,现在就看曹操对袁术的态度了,而袁术这人也非常精明,临走之前退位,到时候就算落在曹操手中,曹操也未必会杀他,甚至还会因为顾忌袁绍而放走他。可如果他顶着仲氏天子的名头,那曹操说什么也不会放他离开。

    “曹操的态度摸不清,可马延的态度难道我们就能摸清了不成?“刘澜似笑非笑的看向徐庶,意有所指。

    “反正不管怎么都会出现一个要打,一个避让。“

    “不,要打也是马延打,曹操想必不会,也不敢,他还没这个底气去挑衅袁绍,把他惹毛对曹操没有任何好处。”刘澜平淡的说着,时间才是曹操最好的武器,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就能够向西来与张绣争完成,说句实话,刘澜还真的希望曹操去宛城,因为里一个时空,曹操会再次损兵折将,痛失大将典韦。

    “拭目以待吧。”刘澜没有多大的反应,看起来并不期待,猛然,他笑了起来:“元直,一大早来见我,所为何事?”

    “还真是一件大事。”徐庶有点神神秘秘,道:“今天许攸突然造访广陵,找到卑职要拜见主公。”

    “许攸来了?”刘澜明显愣了下,然后就看向了徐庶,这个时候两人的眼神都透露着一件事,许攸的到来不简单,温恢的回信虽然已经传出去多日,但以广陵到邺城的距离,许攸不可能是袁绍在接到书信之后才拍出来的使者,那么这一切都指向了一种可能,袁绍一早就派出了许攸。

    “主公所言不错,其实许攸是和王修一道南下的,只不过王修回到了广陵,而许攸却留在了徐州,听王修说,许攸此来好像是传达文丑在高邮集结的命令的,不知怎么居然绕道又来了广陵。”徐庶把自己所知晓的一五一十全告诉了刘澜,不过刘澜却大笑了起来,因为这是徐庶的风格,他向来只会把自己掌握的确凿情报告之刘澜,而未确定的情报,就算有九成把握,却也不敢盲目给出结论,只会据实汇报,所以许攸到带来的是文丑南下高邮集结部队的消息还是北上的消息,就只能让主公判断了。

    “两手抓,不管袁绍要做什么,广陵的防御不能松懈。”刘澜看向徐庶这个帐下最大的特务头子,当然现在他一句卸任了内卫谍报头领一职,但不管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是他一手草创并在甄豫的配合下组建内卫谍报系统的事实,在刘澜心中这个组织完全就是军统与中统的结合体。

    是以这样常年游走于阴暗之处的人,其实是非常得罪人的,不仅要查敌人还要查自己人,正是因为这样特殊的情况,所以徐庶早早就撂了摊子,毕竟他还要在主公帐下,毕竟他还是军师将军,就算现在军师府的职权大到没边,可正因为如此,这得罪人的事情,他才不能干,尤其刘澜透露,要在一到两年内,把各将领的全部移到军师将军府,直接受军师将军府管辖。

    这是他仿效后世总参的一大构思想法,但可惜却被徐庶拒绝,他知道现在的徐州军,除了自己,这支部队的将领们每人会真的听他的,再加上这内卫的统领,到时候只会适得其反,反而让人对他更为记恨。

    徐庶拒绝,刘澜只能拖下去,虽然说未来几年会改革,但他明白,遥遥无期,最少短期内有些人很难改编,毕竟向赵云和徐晃这样的,一个是无条件服从另一个是不敢不从,所以类似参谋长的军师们也就在他二人身边出现了。

    可是在摄山营和诸如臧霸、太史慈、张颌、张辽等人那里,却不行,关羽可能没意见,但是以他那个脾气,去了只会更加麻烦,这要是安排几个士兵给关羽,那绝对没问题,可要是什么士大夫什么军师,嘿嘿,到时候刘澜该想着谁?

    而张辽们的情况就更不能改变了,连兵权都交了出来,个人利益已经放弃的足够了,这个时候在派个军师过去,那在他们看来不就是要赶尽杀绝吗,这哪里是派了军师过来,这就是一道催眠符,说不定哪天就把他取而代之了。

    2069

    而陈果接任徐庶,可以说是在计划之内的事情,却也是超乎计划之内的事情,他有些太早接受了,虽然徐庶当初之时建设了一个框架,并通过糜家甄家的关系把触手伸向了天下十三州,可必须要说,当时内卫副头领的陈果其实才是真正的主事人,毕竟徐庶事物繁忙,根本不可能顾及两头,所以内卫做主的往往都是陈果,当然如果真有大事发生,关键还是得先通报徐庶。

    不过当陈果真正自己接受之后,这头上再也没有这么一座大山之后,他才算是真正能够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看到陈果,他的锐利劲头,让他瞬间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民国时期的戴老板。

    陈果这个人是孤臣,他的情况和郭嘉完全一样,哪头都不遭待见,毕竟是搞监视情报的嘛,谁敢接触,人人自危,但越是这样的人,其实用起来才越放心,就好像郭嘉的管理的那个曹操手中的谍报系统,曹操手里那么多能人,为什么还要让首席谋士,知己好友去管这样的部门呢,还不是因为他也是孤臣,独来独往,只有这样才不会有所顾忌,因为他们清楚他所仰仗的只刘澜(曹操)尔,失去了信任,那可就要死的难看了。

    这么多年,陈果的双手不知道沾满了多少血腥,当然对内他的手段还是比较温和的,这也是因为这些年来刘澜发展的顺风顺水,内部自然就非常稳定,不会有任何不轨的事情发生,但有些人有些事,刘澜不方便做,那陈果的内卫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虽然不屑于暗杀,但制造一起人为的意外还是非常轻松的,甚至他还听说在陈到离开徐州前往陈到身边之前,他还干了一件更为疯狂的事情,那就是培养了不少妙龄女子,据闻个个都是美人胚子,而她们又偏巧会经常出现在非常合适的地点,与一些重臣产生交集,当然武将刘澜是绝对不允许的,甚至连文吏他都想让陈果收手,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不过事到如今,他也就只能默认了,陈果这个工作性质做的不就是这些吗,而试问这天下之间,还有什么能他得上美人计更有效果呢?

    内卫各地督抚,每年花费何止几百万钱之具,但真正能收集到的有用情报,还是太少了,要不然就是打听一些风言风语,要么就是连刘澜都一早知晓的情报,传回来还当着宝,试问这样底下的谍报组织,能不尽快进行改革吗?

    陈果早就想动一动内卫了,在他眼中,大多都是些尸位素餐的东西,也是,好人谁又愿意来内卫呢,可是这之前都是从斥候营招人,这样的斥候战场之上有用,到了敌人控制的郡县就有些有心无力了。

    对刘澜来说,其实内卫以及很不错了,毕竟很多情报都是出自内卫之手的,毕竟这样的机构,刘澜其实并没有报多大的希望,要求低,有了收获自己就显得办事能力强,可在陈到眼里,这根本就不够,所以他一上来就进行彻底的改革,首先他想出了一个从民间遴选,但是这个年代,战争过后男丁稀少,愿意来的都去投了徐州军,不愿意来的,更不会到内卫,所以他的目光只能在女人的身上,毕竟战火延绵,有大把紫色不错的女子容他挑选。

    这些美女们没的选择,比起落入风尘,成为乐坊歌妓青楼妓女,陈到的出现对他们来说简直就似救世主一般,在经过培训之后,这些人被派往各地从事情报收集工作,当然对内也如此。

    虽然他汇报过自己的想法,但当时刘澜没想到他居然会在内部也安排了女间谍,尤其是当陈到打算在各将领身边安排,并未他们提供便利与偶遇的机会时,被刘澜叫停了。军队的重要性非同小可,刘澜不可能让陈到胡来,用人不疑是原则,至于文官那边倒是无所谓,几个派系,安排人进入,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起身刘澜并没指望这些女人们在经过陈到的培训之后就能有所收获,甚至不觉得他们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结果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收集情报的工作变得轻松起来,最少比之以往要更为轻松一些。

    而对于内部,更是如此,如果不是她们的存在,简雍包括陈群要离开徐州的事情,刘澜可能要一直被蒙在鼓里,不得不说是她们真正让谍报扬眉吐气了一回,让陈到在刘澜面前露了脸。

    因此陈到也成为了不少人真正的眼中钉,不管是谁见了他是又恨又怕,这就是谍子的无奈之处,因为他他们不仅要对敌还要对自己人,这个情况他最初也有些负面情绪,但是当刘澜用执法队来形容比喻之时,陈到也就彻底想明白了。

    执法队是干什么的,就是杀自己人的,战时督促部队勇往直前,战后负责在城市内调查不法,但凡有部队在城内扰民,就会立刻出现执法队将他们绳之以法,正是因为执法队的存在,素有才能够约束军纪,而内卫的情况与执法队一样,他们不仅只是杀自入,约束部队,更要在预备队中等待机会,是部队的最后一环,

    而内卫则与执法队的情况一模一样,他们不仅要对付外敌还要暗中收集内部人的情况,这样一来陈到的手上算是彻底沾满了鲜血,但是被刘澜劝服了他也彻底想通了,不在又任何负面的情绪。

    但最后陈果还是暂时离开了内卫前往了陈到处,虽然说陈到的行程是机密,但是这个大魔头的离开,还是让所有人都长吁了一口气,瘟神离开了,但是却没有人敢肆无忌惮,谁也不知道身边到底有多少暗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