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灵武帝尊

正文 第3772章 来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行。

    不管如何,长颈山鹿的实力都要认真探究一番。

    这是天柱峰出来的东西,怎么也要弄清底细,后续说不定还有更大的余响。

    思及于此,辰天立即做出部署。

    “樊长翔,你带领永字营疏散周围百姓,不得靠近长颈山鹿半步,所有缺失均由城主俯补齐。”

    “另外,准备戒严。”

    “我怀疑天柱峰的异动,与溶洞之内的山鬼有莫大关联。”

    “如果发现山鬼卷土重来,立即设置陷阱,堵死溶洞。”

    说到这里,辰天又看向童若然,沉声道:“我出门在外,应该是联子辛负责主事吧?”

    “永泰城的戒备不要松懈,安抚百姓之余,命令十二音韵长老加固罟灵法阵,以防贼人乱事。”

    “还有。”

    “民生工程可以停一停,但焚金山庄与千机阁,继续按照生产计划开工。”

    众人轰然领命,各自散去,只剩李承锋留在现场。

    良久过后,辰天远望半山腰的密林,忽然开口。

    “走吧。”

    “来人了。”

    既然长颈山鹿溜出来了,其后必然有人寻找,这个逻辑很简单,李承峰可以想明白。

    辰天没有纵身高飞,而是使出轻功,踩着林间枝桠跳跃前进。

    至于李承锋,自从上次他被及丹田气海,本身已经无法滋生源源不断的灵力了。

    但只要有灵石傍身,替代丹田气海,他同样也能上天入地。

    只不过,他现在更钟爱脚踏实地的感觉,飞掠于林间阴影之处,只差辰天百余步。

    此时。

    西边天柱峰的方向,突然跃出一抹魁梧的人影,身形极快,眨眼千丈有余。

    一路不避险阻,轰隆隆撞断沿途的树木山石,似乎迫切的在扫寻找什么东西。

    “你也是命绝境?”壮汉诧异。

    他停下脚步,目光灼灼地望向正在树梢的辰天,狞笑道:“没想到下山一趟,居然撞上正主了!”

    “鹿吴山的地气泄露!”

    “必定是你作祟!”

    “报上姓名。”辰天不再隐藏气息,挽剑竖在面前,寒光凛冽的剑身承映他满脸杀意,“我的剑,不收无名鬼。”

    “够狂妄!”

    “吾乃梵天宗关门弟子,梵砺是也,但求一战一死!”壮汉大呼,浑身金光猛然乍现,一拳轰向辰天所在的参天大树。

    辰天轻踩落叶,步伐轻灵飘然之余,手中的奉安长剑凝结如炬。

    立即分光映射五道残影,然后悬浮在他的身边,经由一指,携带浩浩荡荡的杀气,径直刺向梵砺。

    哐当!

    焚炽架起双臂交叉挡在身前,硬接下一道剑气,居然响起金铁之鸣。

    势不可挡的力道,刺得他猝退百步,犁出地面一条深约九尺有余的鸿沟。

    梵砺蹲身沿着鸿沟抬头仰望。

    心中一阵阵惊诧。

    自己可是命绝境的强者,虽然在梵天宗只能当兽园知牧,但往常下山,不是横扫一切吗?

    为何今天遇到这人,如此强悍?一剑便逼退自己?

    可没等梵砺理清思绪,耳边突然响起一阵破空之声,角度之刁钻,尤如毒蛇吐信。

    竟然没有灵力波动?

    凡夫俗子?

    梵砺面对李承锋伺机而动的偷袭,怒不可遏,仗着横炼外功,沉身硬起双拳如磐石而立。

    叮!

    长剑一击刺中心口,迸出火星,照亮李承锋稍稍有些诧异的神色。

    但他没有迟疑,翻转手腕,立即倒持长剑割向梵砺的咽喉。

    李承锋的反应速度极快,若是常人,遭受到这两次攻击,早已命归西天。

    可是梵砺久经高山瀑布冲刷,一身筋骨,可谓刀枪不入。

    两道致命招式,终究只打出一串串殷红的火星,并未伤到梵砺半毫。

    可李承锋还是不信,趁两人错身而过之时,右手的剑柄狠狠撞向梵砺的脑后,左腿更是蓄势而发。

    梵砺当然没料到眼前没有丝毫灵力波动的年轻人,竟有如此丰富的杀人技巧,招招致命。

    但并不妨碍他心中却是嗤笑连连。

    金石诀坚不可摧,岂容凡夫俗子所伤?

    “到此为止了!”梵砺低吼一声,猝然转身面对猛烈撞来的剑柄。

    他脖颈一偏,硬生生夹住李承锋的右手,然后左拳下摆,径直对轰李承锋踢向肋下的左腿。

    两股剧力猛然相逢,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宛如平地惊雷。

    浩荡的气浪四散开来,周遭参天巨树霎时为之摧折,咔嚓倾倒一片,扬起漫天枝叶。

    李承锋在莲花同纹镜之中,只是磨炼杀人技,并没有太蛮横的外功。

    再加之,脚底本是十二幅经络交汇的末端。

    所以他脚底被挨一拳,阵阵雷击电流的酥麻不断涌上心头,身形更是倒飞连连,恍如一只断线的风筝。

    不过李承锋也借势脱离战场,等梵砺再次眨眼之时,他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娘的!”

    “年轻人不讲武德!”

    梵砺破口大骂,抬头看向辰天之时,却是骇然失色。

    只见他背后浮出一座剑塔,上下共九层,熊熊大花笼罩之下,剑光更为炽热,恍恍如一桥万彩霓虹,直破天宵。

    恐怕身在百里之遥,也能看见如此恐怖的剑光!

    下一瞬。

    剑光霓虹凝结到极点,沉滟如墨,伴随辰天居高临下的颤动剑尖,汹涌奔泄。

    梵砺的反应速度本就不够,现在面对辰天掐准时机的一击,心头剧颤。

    这是命绝境四重天该有实力?

    同境秒杀!

    梵砺自知逃不掉,硬着头皮再次催动金石诀,浑身金光再次大涨。

    待到霓虹剑光刺在眼前,他终于看到,这道剑气居然是由无数小剑组成,汇如急流。

    梵砺的衣物被一寸寸崩解,露出古铜色的肌肉,但一向为他挡下刀枪剑戟的肌肉,此时却逐渐浮现细小的伤口,渗血如漏。

    他身后的树木更是猝然为之化为齑粉,雄厚的鹿吴山也没好到哪里去,整座山体霎时被洞穿,深不见底。

    梵励痛不欲生,犹如被千刀万剐,哀嚎连连。

    他深知如此远程,必然身死道消,于是咬紧牙关踏步向前,顶着剑光霓虹,奋勇冲向辰天。

    行至半途之时,表层的皮肉已被锉得精光,猩红的筋骨裸/露在外,望之俨如血人厉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