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神级警探

第551章 反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沙必良闻言笑着拍了拍钟婵玉的肩膀,道:“你先松手。这女鬼既然藏在你的项链中,显然是人为的,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仔细回忆一下,自己是否得罪过什么人?”

    “啊,好的。”钟婵玉这才发现自己还紧紧抱着沙必良,脸颊不由得微微一红,急忙松开了手,然后故作镇定地捋了捋秀发。

    沙必良却依旧盯着那个女鬼,女鬼张牙舞爪的漂浮在半空中,尽管她的面容已经扭曲,但在还是能够隐隐约约分辨出这个女鬼的样子。

    从女鬼的面容看上去大约是个七八岁女孩,乱糟糟的头发好像许多天没有清洗过一样,上面沾满了脏兮兮的泥土和皮屑,一双充满了凶狠的血红色瞳孔甚是吓人,她的脸颊很瘦,瘦的几乎只剩下骨头了,颧骨高高突出,更是增添几分可怖。

    但是当沙必良在心里将女鬼所有的面容还原之后,顿时心里一怔,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钟婵玉的身上,眉头紧锁。

    许是因为沙必良在身边,许是因为那个女鬼并没有袭击自己,钟婵玉也逐渐恢复了一些镇定,待发现沙必良的目光在女鬼和自己的脸上来回移动时,她疑惑的摸了摸脸颊,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沙必良挑了挑眉,问出了一个令钟婵玉极为诧异的问题:“你是不是曾经有过一个姐姐或妹妹?”

    “你怎么知道?”钟婵玉一惊,忍不住看向沙必良,却见沙必良的目光落在那个女鬼的身上,她的思绪一转,骇然的掩着嘴唇,“你是说,她……她……”

    看着自己猜得没错,沙必良忍不住悠悠叹了口气,“说说你的故事吧。”

    钟婵玉也没有想到这一年以来让她无法入眠竟然会是自己亲生的姐妹——那个自出生后就从未蒙面的姐妹,现在竟然会化成厉鬼回到自己身边。

    想到这里,她不禁苦笑了一声。

    钟婵玉出生于西南一个小城镇的普通花匠工人家庭,因为家里贫穷,家里养不起两个女孩,所以当钟婵玉这对孪生姐妹降生之后,他的父母不得不狠心丢弃一个孩子,钟婵玉是幸运的那个,而那个孪生姐姐命运却凄惨的多。

    当钟婵玉长大以后,母亲临终之时才把她有孪生姐姐这件事告诉她。

    从那个时候开始,钟婵玉便一直打探从未蒙面的孪生姐姐相貌,即便她的内心里早就有了姐姐早已离世的感觉,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孪生姐姐竟然会隐藏在自己的项链之中。

    “这条项链是怎么得到的”沙必良追问道。

    “项链是我在母亲的遗物中找到的。”钟婵玉望着手里的项链,手腕一阵发颤,似乎在思索该怎么处置这条项链。

    她期望与姐姐相遇,但绝对不是以这种方式见面。

    她并不是冷漠,只是它与那个孪生姐姐从出生时便一直分开,两人即便血缘关系再怎么亲近,成长过程中没有交际,这种感情也会逐渐淡漠,所以在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可能是自己的孪生姐姐之后,她顶多就是不害怕这个女鬼。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头,茫然的问道:“现在我该怎么办?”

    沙必良却没有回答钟婵玉的话,他一向不相信鬼神之说,却没想到这世上竟然真的有鬼,只不过这鬼到底是人造出来的,还是自己形成的却不得而知,他想要探究的就是这个问题。

    这个女鬼身上蕴含着极为浓郁的煞气,通过刚才的接触来看,她还有一定的自主意识,比如说在半夜的时候入侵钟婵玉的梦境,比如说在感知到沙必良会吞噬自己后表现出来的害怕和之后的逃避,这都说明了这个女鬼有一定的意识。

    但这到底是本能,还是条件反射,沙必良还不太清楚。

    随着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沙必良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至少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与他差不多的人,只不过这个人比他要强大得多,不仅强大,还能将自身的能量剥离出来,形成各种不同的异能供普通人使用。

    而不管是沙必良,还是那个远比他强大的人物,他们能够施展异能的能量来源都是在死亡之地形成的煞气。

    而有煞气的地方,除了乱葬岗古代坟场这种地方,还有一个来源就是在人死之后,前一种需要时间的累计才能形成大规模的煞气,现在这些地方基本上被面具工厂所占据,而人死之后形成的煞气也不一样,其中因为正常生老病死死亡的人死后煞气最少,而被谋杀或含冤而死的人死后煞气最重。

    那些拥有面具的人为了能够使用面具的能力,补充面具上的煞气,不得不进行各种谋杀活动,这也是最近几年全世界犯罪活动突然暴涨的原因。

    话说回来,沙必良孩子所以怀疑眼前这个女鬼是人造出来的,是因为在有名存发现了那些白玉头骨中蕴含着煞气之后,他便猜测煞气这种东西也是人类可以控制的。

    如果有人能够控制煞气,那么这个人肯定也可以把煞气变成一个女鬼的形态。

    难道真的有人故意陷害钟婵玉?沙必良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不过就眼下的情况来看,他还不能确定。

    “可不可以把你的项链给我保管?”实在没有头绪,沙必良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当然。”尽管是母亲的遗物,钟婵玉心里的确有些不舍,可是让她独自面对着项链中的女鬼,想想都觉得可怕,好像烫手山芋一样把项链丢给沙必良,远远的缩到一边。

    沙必良看了一眼半空中的女鬼,将项链收入口袋之中,项链是女鬼的寄生之所,没有项链她根本不可能在外面长久停留,要不是畏惧沙必良,女鬼绝对不敢在外面停留这么长时间,现在她漆黑如墨的身体已经开始飘散,似乎随之化为烟雾飘散,在感知到项链在沙必良的口袋中没有危险后,女鬼也顾不上许多,嗖的一声投入沙必良口袋中。

    “好了。”眼见女鬼消失,沙必良不禁轻轻吐了口气,笑着说道:“现在没事了,以后你可以睡个好觉了。”

    说着,站起身就打算往外走去。

    钟婵玉见沙必良离开,不由一怔,失声道:“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离开了,现在困扰你睡眠的东西已经消失,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看着沙必良缓缓消失的背影,钟婵玉抬手想要阻拦,可是手臂抬到中途,却又收了回来,直到沙必良的背影消失,她才低声道:“可是……只有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能够感觉到安全。”

    沙必良离开了钟婵玉的房间,在走廊前后看了一眼,没有发现有人,脚步立刻变得轻盈起来。

    他要去的是219房间。

    打开219房间的门,沙必良走进房间里面,这里在今天之前是林锦江居住的位置,但是在林锦江走了之后,房间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沙必良还能嗅到林锦江留下的气味。

    将门合拢,按亮了灯光。

    在日光灯的照射下,

    沙必良转向墙壁上的那张照片,却发现那个美丽女子的照片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风景画,风景虽然很美丽,却完全勾不起沙必良的半点兴趣。

    很快,目光锁定在客厅电视墙两边雕像上,漆黑色的钢铁雕像上灰尘已经不见了,好像被人清理过一样。

    为什么整个房间都没有清理,偏偏这座雕像被清理了?

    想到这里,沙必良上前几步,来到雕像旁边,从上到下仔细打量,就在他蹲下腰的瞬间,那雕像的一双眼睛突然亮起一道光芒,同时一只脚僵硬的踢出来,对着沙必良的胯下狠狠踢去。

    沙必良本就对雕像充满了提防,在雕像抬脚的瞬间,他也单手一挡,与雕像那条腿撞击在一起。

    好硬!沙必良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同时另一只手掌在墙壁上用力拍去,整个人随之凌空一个旋转,避开了雕像的这一脚。

    雕像这一踢未中,眼睛的光芒迅速暗淡,很快便湮灭了。

    与此同时,那雕像也重新回归原状。

    沙必良远远的绕着雕像转了一圈,这才发现在雕像的底盘上有一个电线连着插座:竟然不是一个艺术品,而是一个机关。

    可是是谁在遥控它呢?

    沙必良心里想着,突然头顶传来一声闷响,他慌忙抬头,却只看见白花花的天花板。

    是319!

    沙必良心里一怔,转身想要拉开门,可是刚一拉开门,迎面就有一个人影撞了进来,沙必良连忙伸手扶住那个人,借着淡淡的夜色,沙必良隐约间分辨出来人竟然是齐南。

    齐南气喘吁吁的,额头满是大汗,好像刚经历过长跑一样,但是这个时间出去长跑也太可疑了。

    “怎么了?”沙必良皱了皱眉,询问道。

    “双……双儿……”齐南刚说了这两个字,突然双膝一软,整个人猛地跪倒在地,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一边哀求道:“沙先生,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双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沙必良还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齐南也知道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连忙用衣袖擦掉眼泪,缓缓站起身来,对沙必良说道:“沙先生,请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319房间,站在门外,齐南犹豫了半晌,先是小心翼翼的敲门,待没有听到里面发生什么声音,他的面色稍缓,然后才掏出钥匙将门打开,然而门刚一开,眼前一阵星峰扑面而来,一个硕大的黑影朝两人扑了过来。

    “小心!”沙必良心底一惊,一步踏出,将齐南挡在身后,可是那人的速度太快了,不等沙必良做任何反应,整个人直接被撞飞了,连带着他身后的齐南也被撞倒了。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个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疼痛,沙必良不由发出轻哼,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正要挥拳进攻的时候,却听见齐南焦急而担忧的呼喊声:“双儿……双儿……”

    什么?这个近两米高的身影竟然是那个胆小怕事的潘双?

    沙必良心里顿时已经,飞快的看向这个黑影的面容,这里并没有开灯,沙必良只有努力睁大眼睛,望向黑影的面孔。

    他的面孔已经扭曲,但是沙必良还是能够依稀辨认出来,眼前这个人正是潘双。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沙必良见黑影撞到两人之后,便没有再动,呆呆的站在原地,双眼空洞,好像行尸走肉一般。

    “唉……”齐南这一下被撞的不轻,揉着后腰费力的爬起来,一边将走廊的灯光打开,指着地面上的物体,深深的叹息道:“还不是因为那个面具。”

    面具?沙必良听到这个词之后,悚然一惊,立刻顺着齐南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地面上果然有一个薄如蝉翼的面具,他连忙上前将面具捡了起来,面具里面还蕴含着几率煞气,顺着他的手掌流入体内。

    “他变成这样是因为这个面具?”看到面具之后,沙必良立刻明白过来:原来在这个百鸟园里面真的有一个“无头鬼”存在,只不过这个“无头鬼”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鬼,而是一个遭打面具反噬的人。

    只不过,沙必良最奇怪的是,潘双既然遭到了面具反噬,他又是怎么重新变成人形的?

    要知道沙必良之前见到了两个人遭到面具反噬后,一个彻底失去了理智,隐居于深山之中与野兽为伍,风餐露宿数年不回家,一个更是陷落在幽冥村里面,以人为食,智商退化到三四岁小孩的阶段,而眼前的潘双却跟那两个人完全不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只不过现在并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因为齐南开口了:“沙先生,能不能帮我把他打晕?”

    “没问题。”

    正好可以试一试潘双,沙必良当仁不让的应了一声,用力跳了起来,一拳朝潘双的胸口砸去,而原本发呆中的潘双感受到外来攻击之后,怪异的脸庞突然转向沙必良,空洞的眼神里面透出几分血色,一掌推出。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