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炮灰修仙

第803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昨夜上一章补了二百多字,宝宝们可以翻回去看看,以免续不上~么么哒~

    …………

    不等小澄子点头,圆小小先闹起来了。

    “不要洗不要洗,我们现在的样子可好看了!”

    新收的两只小弟乖乖地跟在它身边,都警惕地瞪着洛风白,深怕被抓去洗澡澡。

    小澄子摸了摸圆小小的脑袋,“圆小小乖乖别闹,洗干净了更好看!”

    圆小小把脑袋一偏,没商量的直接就拒绝了,“不要洗!我们现在是独一无二的九灵雪雕,洗干净了,就和普通的九灵雪雕没有区别了!”

    小澄子一脸无奈,“这一身花花绿绿的,太俗气,一点都不好看!”

    听到这句俗气,圆小小头上那撮呆毛动了动。

    它转过头,用怀疑的小眼神瞅着小澄子,犹豫着问:“真的很俗吗?你没有骗我吗?”

    小澄子很肯定地点点头,“确实很俗气!洗干净了,又能仙气飘飘了!”

    一时间,圆小小纠结着难以取舍。

    在独特与仙气之间摇摆不定。

    过了好一会,才轻轻地点点头。

    “那以后我们想染色了,你要帮忙哦!”

    小澄子满口答应,“好,以后你们想要染色了,我随时给你们染色!”

    洛风白默默地看着熊孩子与熊灵宠。

    有老祖的光环加身,又被洗得干干净净的,熊孩子其实挺可爱的。

    秀气的眉头,乌溜溜的大眼睛充满灵性,小巧的鼻子,微抿着小嘴,肉嘟嘟的小胖脸,头上还扎了个小揪揪,不犯熊的小模样真是可爱得让人想掐她的脸蛋。

    洛风白动了动手指头,终究是没有上手。

    静慧大师的下场,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戏精惹不起。

    特别是这种有靠山的戏精,把人坑个半死,她还能一脸天真地看着你。

    觉察到洛风白的视线,小澄子歪着脑袋瞪着他。

    “你在看我?”

    被抓包了,洛风白用拳头抵在嘴边假咳了一声,来掩饰他的尴尬。

    “你……”

    小澄子鼓着小胖脸,“我什么?”

    洛风白问:“你几岁了?”

    小澄子微微一愣,随即回过神来,脸上透着一丝小得意。

    “你不是可以看到我的骨龄吗?我是个五岁的大宝宝呀!”

    听着熊孩子软萌萌的小语气,洛风白的脸在抽搐。

    呵呵,又戏精上身了?

    早在龙泉秘地开启时,她已经五岁了,龙泉秘境开启二十年。

    再算算龙泉秘地关闭的时间,又过去二三十年了,她还是五岁。

    看她的神态与说话时的语气,还有干净的双眼,不知底细的人真的会相信她只有五岁。

    比如初遇时的自己。

    再有被她打击死的凌微仙子。

    洛风白半蹲着身子,拧住她的两只耳朵,不让她乱动。

    小澄子的脸色立刻拉了下去,厉声问:“你想干嘛?”

    对是她凌厉的目光,洛风白暗自舒了口气,“还好!”

    若是生气时,她的眼睛仍是纯净见底,那才叫可怕。

    那他还真不敢和她呆在一起。

    小澄子用力地两巴掌拍在他手上,“一点都不好,再拧我耳朵试试!”

    洛风白手一松,站直了身子,再朝她伸出大手,“我带你去给灵宠洗澡!”

    小澄子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哼!我又不是小孩子!”

    然后带着小萌物们转身就走了。

    留下洛风白在暗自磨牙,果然还是个熊孩子。

    想对她好一点,她还嫌弃他,真是可爱不过三秒!

    啊喂,他应该庆幸小澄子没让他牵着走好吗?

    沐白真人还在虎视耽耽呢!

    敢牵走小澄子,他的爪子还想不想要了?想不想要了?!

    这座宫殿内部很大,前殿是接人待客的地方,后殿更是要什么有什么。

    小澄子带着一群小可爱直奔后殿的净室,里面有个大大的浴池,浴池底下有一口活的灵泉,源源不断的灵泉水活汇入浴池中,浴池上方还缭绕着灵雾,恍若仙境。

    小澄子站在浴池边,将小可爱们都赶进浴池中,让它们泡澡。

    无名峰的宫殿内一片和谐,外面却吵翻了。

    当天音门的修士看到静慧大师他们折回来,已是热血沸腾。

    之前看到这不要脸的老秃驴想抢走老祖的佛珠,老祖居然给他了。

    当时很多人心中都有所疑惑,静慧大师与空明大师联手也不是老祖的对手,老祖何为要将宝物让给他们?而且,静慧大师得了佛珠就走,根本不问沐白真人是否愿意送给他。

    天音门的修士心中除了疑惑,更多的是愤怒难言。

    后来看到静慧大师折回来,他们心中的愤怒顿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兴奋,更是兴灾乐祸。

    你之前不是很厉害吗?还不是要乖乖地将佛珠还回来!

    再听到空明大师求着沐白真人收回佛珠,天音门的修士心里已经乐翻了!

    有开心的事,当然要和道友们一同分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天音门的修士们都带着炫耀的意味,传音给那些与自己交好的修士。

    静慧大师在天音门栽了个大跟头的消息不胫而走,无需酝酿就爆发了。

    这个消息,甚至比沐白真人得了佛门至宝还会传得快。

    比起沐白真人得宝,大乘佛修栽跟头更有看点好吗?

    因为得宝的是沐白真人,以他的实力,得宝也很正常。

    大乘佛修栽跟头,一直以来都很少见,一出事,便引来万众瞩目。

    消息不仅在道修之间传开了,很快,也传到了佛修之间。

    天音门有佛门至宝出世,一个个佛修门派都在赶往天音门。

    尚在路上的佛修得了消息之后,不由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佛门至宝落在道修手里不足以为惧,但绝不能落到九华寺手里!

    比起被静慧大师得了去,他们更希望沐白真人能牢牢地将宝物抓在手里!

    反正他们也得不到,只要不被九华寺拿走就行了!

    于是,那些佛修们换了目标,都传音给静慧大师。

    折回九华寺,静慧大师回了自己修炼宫殿,便闭紧了殿中。

    他脸色灰败地跪在佛前,佛祖的雕像依然挂着悲天悯人的微笑。

    静慧大师静静地跪了很久很久,他的传讯玉简闪烁了一次又一次。

    不必看,他也知道是那些不安好心之人!

    又晾了那些人半天,他才取出传讯玉简一阅。

    哼!果不其然,是那些不安好心之人!

    心情再不美妙,静慧大师仍是耐着性子,一条条回复。

    他直言告诉那些人,“沐白真人手中握着一颗佛珠,乃佛门至宝!”

    其余的话,静慧大师一句都没有说。

    他是答应过沐白真人,可他偏不解释!

    宝物是沐白真人的,受害的人是自己,结果还要堵了佛修们的悠悠众口!

    静慧大师心中本就憋屈不已,又万分不甘,他能说话算数吗?

    呵呵,他偏不说。

    静慧大师不无恶毒的想着,那些见不得九华寺好的人,最好都去天音门自寻死路!

    之后再有传音,静慧大师已是懒得理睬,他给九华寺主持传了个音,便闭关了。

    九华寺有件令人忌惮的镇寺之宝,静慧大师的修为与地位最高,镇寺之宝一直由他保管,他瞥了眼缺失的左臂,被佛门至宝毁去的手臂,还不知能不能再生!

    外面闹得沸沸扬扬,九华寺在短短两天里,被人看尽了笑话。

    ………………

    小澄子在天音门内可谓如鱼得水。

    门中修士看到洛风白给她当保姆,还以为她是峻逸真人的后代呢。

    连续三天,洛风白带着小澄子和小可爱门在天音门内游玩。

    前两天还好,最后一天,小澄子又有些烦燥了。

    出关那么久,找不到那种热情的感觉,心境上的问题依然影响着她。

    发现了小澄子身上的变化,洛风白问:“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小澄子烦燥地抓了抓头,“我有点烦燥,我想去寻找热情!”

    洛风白眼神怪异地瞅着她,“你还那么小,怎么会失去热情?”

    他闭关个几十上百年,都不会失去热情,她不应该如此啊!

    且不提她的年纪,她先去了趟龙泉秘地,不可能在那里闭关。

    出来之后,也不过二三十多年,便是闭关,也不至于影响心境。

    小澄子明显地不耐烦了,“说了你也不懂!你有什么法子重拾热情吗?”、

    她闭关了数万年之久,又岂是他闭关数十年能比的?

    与世隔绝数万年,换成别的修士,哪怕是大乘期,也该耗尽寿元了。

    所以,就算她说了,洛风白也体会不了她的感受。

    小澄子忽然想起了淮安仙君,他一个人在太一秘境中度过百万余载。

    天地无声,唯他一人,如此悠长的岁月,他是怎么走过来的?

    洛风白犹豫了一会儿,“我最大的热情是作画,我虽在天音门内,但我不是音修,我走的是画之道,以画入道,倾注了我全部的热情。要不这样吧,我让给你看看我的热情?”

    小澄子想了想,她也想看看别人的热情是什么样的。

    她抿着小嘴,轻轻地点了点头,“你画些热血一点的!”

    洛风白微笑着点点头,能哄好熊孩子就好,保姆难当啊!

    携着一群小可爱回到无名峰。

    进了宫殿,小可爱们自由活动。

    小澄子与洛风白来到宫殿中的书房中。

    书房中的一应物什,都是天音门那位大乘老祖一手操办的,殿中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出手他的双手,一件件都是精品,第一次来到书房,洛风白便想找开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在案台上作画了。

    今日得了熊孩子点头,终于可以实现心中所想了,洛风白还挺开心的。

    小澄子搬了张椅子坐在案台旁,懒懒地趴在案台上。

    看着洛风白取出一个个玉瓶,再铺开一幅空白画卷。

    修长好看的双手各执一支玉笔,沾上染料,便落笔了。

    洛风白投入了全部身心,仿佛书房中只有他一人。

    而小澄子,仍是提不起劲来,就连身子都懒得坐直。

    一幅大气磅礴的万里河山慢慢地绽露在她眼中。

    山峦之间雾气缭绕,河流之中浪涛滚滚,山间的雾气好似在随着微云流动,河间的水流时而湍急,时而缓慢,明明是一幅未画完的作品,却好似一个真实的世界。

    小澄子的双眸,慢慢地失去了光彩。

    她仍是坐在那里,整个人却没有了知觉。

    洛风白全部心思都沉浸在画中,没有注意到小澄子的情况。

    当他勾画完最后一笔,才抽离了心神,一眼就看到小澄子出问题了。

    她眼神呆滞,定定地望着案台上的画卷。

    洛风白看了看小澄子,再看了看画卷。

    他不是第一次画山河图了,更不是第一次在人前作画。

    却从来没有谁,出现与小澄子相同的状况。

    洛风白不禁猜测,难道是她修为太低,才会心神失守?

    深怕熊孩子有什么不测,洛风白当即便取出传讯玉简给峻逸真人传音。

    “老祖快过来看看吧,小澄子心神失守,似乎有些不妙!”

    不等他收起传讯玉简,峻逸真人的身影已经落到他面前。

    峻逸真人先是检查了一下小澄子的情况,不由皱起了眉头。

    心神失守,又不像是在顿悟,这是什么情况?

    ………………

    山峦之间雾气缭绕,河流之中浪涛滚滚,山间的雾气好似在随着微云流动,河间的水流时而湍急,时而缓慢,明明是一幅未画完的作品,却好似一个真实的世界。

    小澄子的双眸,慢慢地失去了光彩。

    她仍是坐在那里,整个人却没有了知觉。

    洛风白全部心思都沉浸在画中,没有注意到小澄子的情况。

    当他勾画完最后一笔,才抽离了心神,一眼就看到小澄子出问题了。

    她眼神呆滞,定定地望着案台上的画卷。

    洛风白看了看小澄子,再看了看画卷。

    他不是第一次画山河图了,更不是第一次在人前作画。

    却从来没有谁,出现与小澄子相同的状况。

    洛风白不禁猜测,难道是她修为太低,才会心神失守?

    深怕熊孩子有什么不测,洛风白当即便取出传讯玉简给峻逸真人传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