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高歌

正文卷 579 不如人意的马球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郑鹏看到,这些马球队员,头戴幞巾,足登长靴,手持球杖,身上穿着代表右万骑的碧纷战袍,身后牵着的战马,马尾都用绳子扎起来,这是防止奔跑时松散的马尾遮挡着别人的视线。

    “免礼。”郑鹏看着下面神色有些古怪的马球队员,有些郁闷地说。

    趴在一块铺了二层被子的板上,郑鹏看起来要多怪有多怪,台下的马球队员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死憋着,把脸绷得紧紧的,生怕自己笑出来惹郑鹏生气。

    千骑使昨天才挨完五十军棍,心情肯定不好,千万不能撞在气头上。

    郑鹏知道他们的想什么,苦笑一下,也不好教训他们,也不说闲话,径直开口问道:“马球队,谁负责?”

    话音刚落,站在前排一名男子向前一步出列,一边行礼一边应道:“郑千骑使,马球队队正吴浩,请千骑使吩咐。”

    “把你的球杖拿来看看。”

    很快,吴浩把手里的球杖交到一名护卫手上,再由护卫呈给郑鹏。

    郑鹏接过球杖一看,只见球杖是木质,长约四尺,端如偃月,有点像后世的冰球杆,杖身雕有精美的花纹,最显眼就是杖身雕有一只猛虎,估计是猛虎营的象征。

    把球杖归还后,郑鹏开口道:“吴队正。”

    “属下在。”

    “你把人把成二队,来个练习赛吧。”

    耳听为虚,眼看为实,让他们比赛一下,就能看出虚实。

    吴浩应了一声,开口道:“郑千骑使要看几人的比赛,马球比赛有五人制、八人制和十二制三种。”

    “羽林军马球比赛是几人制?”

    “十二人制。”

    郑鹏挥挥手说:“就十二人制吧。”

    吴浩领命后,很快就把人分成二队,然后在一声锣声中,两队人开始积极打起马球。

    马球和足球有点相似,都是要把球击进对方球门,但两者有很多不同点:

    足球是用脚踢的,马球是骑在马背上用球杖击球;

    足球每队是十一人参与,马球最多是十二人参与;

    足球像西瓜那么大,马球只有大人拳头般大小;

    足球的球门大约是二丈二尺宽,而马球的球门只有一尺多宽;

    足球设有守门员,马球由于球门太小,不设守门员;

    足球比赛分为上下半场,马球比赛设为八小节;

    足球比赛换人时,会暂停比赛,而马球比赛中,更换马匹、球杖、换人时,比赛继续进行;

    足球场的标准是长105米、宽68米,马球场的标准是长1500尺,宽500尺,依照当时一尺等于20厘米的度量来计算,马球场的长度大约为300米,宽100米,差不多有现在的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

    足球场铺设草皮,有效防止球员受伤,马球场场需要用土、小石子、细砂石、稻草灰等材质铺成,比赛前还要泼上牛油,泼油是为了防止马在上面跑时灰尘溅起,而且晚上打着火把还能反光;

    .......

    虽说是练习赛,可有了郑鹏这位新任千骑使现在场监督,马球队的队员都打得很卖力,骑着马、挥着球杖,追着那个马球争抢得好不热闹。

    然而,郑鹏看到却暗暗摇头。

    太乱了。

    一队十二人,二队就二十四人,二十四人加上二十四匹马,在球场上挤成一团,战术简单粗暴,多是一群人掩护一二个人快速把球向对方的球门推进,像围堵、夹击、抽冷袭击比较多,经常有二三个人全场围着一个人,应该是限制对方的王牌,从比赛一开始,马鞭声、球杖撞击声、马球撞击球门板的声音不绝于耳。

    特别是球门只有一尺余宽,在三百米宽的场上骑马高速奔跑,要用球杖把一只拳头大的马球打进一尺余宽的球门,难度可想而知。

    二十四人在场上满场飞奔,虽说为了方便观赏,特地把马球涂成了彩色,可郑鹏经常看不到球在哪里,看到那些人一会冲过来,一会又冲过去,一盏茶(约十分钟)为一节的比赛进行了四节,轮换了好几个人,有二人三马因受伤替换下来,可现场的比分是1:0。

    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结果呆似驴。

    阿军注意到郑鹏的表情,忍不住小声说:“少爷,这些人打得挺好的,好像你不太满意啊。”

    这里毕竟是万骑,能进这里的身体素质都不差,有上好的场地、充足的经费和训练时间,猛虎营的马球队,比外面那些马球队打得好多了,别的不说,就是马球队中骑的马,清一色的大宛马,光是马就比外面的马球队高级很多。

    阿军看得很过瘾,可郑鹏却是一脸嫌弃的样子。

    郑鹏摇摇头说:“杂乱无章,气势如虹,打法如虫,一大堆人围成一团,像一只大乌龟,都是球杖撞球杖,有的跑半天也不知球在哪里,没意思。”

    “可打马球就是这样啊”阿军小声说:“那球洞太小了,要远射比百步穿杨还要困难。”

    “来人,结束比赛,集合。”郑鹏突然开口道。

    吴浩为了在郑鹏面前表现,打得格外卖力,还利用自己精准的远射技术抽空打入一球,时间打了过半,这才进了一球,场面有点难看,没法,其它队员跟吴浩一般心思,一个个都卯足劲,打得有点放不开,束手束脚,配合也不流畅。

    正当吴浩开始找到一点感觉时,突然,宣告比赛的锣声响起。

    “这么快就完了?”

    “是啊,那支细香还没有烧完,谁乱敲锣。”

    “才第五节,还有三节没打呢,怎么就结束了?”

    “吴队正,是不是计时的人弄错时间?”有人询问吴浩。

    吴浩一脸茫然地说:“你问某,某问谁?”

    “集合”这是一名侍卫大声叫道,吴浩等人这才会过神,连忙跑去比武台前集合。

    不用说,肯定是新任千骑使不满意。

    等人都集合好后,郑鹏让阿军在胸前加了一个枕头,以便自己更好地说话。

    郑鹏环视了一个个汗流浃背的马球队员,径直开口道:“兄弟们辛苦了,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休息二刻钟后,然后进行基础练习,对了,吴浩,你留一下。”

    吴浩安排队中去休息后,走到比武台边,有些惭愧地说:“千骑使,让你失望了,这场训练赛打得不好。”

    不用郑鹏开口,吴浩主动承认错误。

    “打得不好?嗯,平日打得好,结果怎么样?”郑鹏一脸和蔼地说。

    要是时间充足,郑鹏肯定把他们骂个狗血淋头,问题是,羽林军的马球比赛还有一个月就开始,鸳鸯汤池事件损失了两名马球队的主力,本来就士气不高,要是再把他们的自信心打压一遍,比赛都没有士气,还没比赛就先输一半。

    这个时候,不仅不能骂他们,还要帮他们鼓劲。

    吴浩犹豫一下,很快说道:“配合会更流畅,比分也会更大,不至于只进一个球那么差。”

    郑鹏摆摆手说:“进球多少不重要,重要是赢对方,眼下快要比赛了,吴队正,你知道本千骑使跟李千骑使赌约的事吧?”

    “知道,属下一定拼尽全力,为千骑使争光。”吴浩马上表决心。

    “好,这些话留作以后再说”郑鹏径直问道:“说说,你们马球队,平日训练什么,比赛时又有哪些战术。”

    着手改造之前,得先了解清楚,然后对症用药。

    “回郑千骑使的话,训练主要分成基础训练和战术训练两项,基础训练包括骑术训练、击球训练、体力训练等,战术训练主要是场上摆什么阵、怎么配合、针对不同的对手怎么打,主要有拦、抢、截、偷、耗等打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