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欺世盗国

第二卷 或跃在渊 第三百四十二章 战云腾空刀光闪(十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时,当年以进为退结果真的退了的郑志康就坐在殿内,眼见着官家似乎想让年老体衰的吴相公继续操劳国事,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以及关爱同僚的朴素思想,他开口了。

    “陛下,吴枢使高居庙堂联络中外,臣闻此次南征大胜皆赖枢使之功,便是往日有些小错,有此大功也当重赏。”

    郑志康一脸诚恳地建议道:“不过正如陛下所言,功是功过是过,有功不能不赏,有过不能不罚。既然如此,臣以为不若先罚后赏,罚宰相以正纲纪,赏罪臣以励军心。”

    后一段话纯粹是为了膈应吴峦,真正起作用的是开头那一句话。

    联络中外,南征。

    吴峦直接就黑了脸色,立刻高声道:“南征能胜乃是陛下得天之佑,诸将皆乃陛下指挥,吾等岂能贪天之功以为己力!”

    然而已经迟了,赵元昌的眼神重又恢复冷淡。

    他看着只差呼天抢地的吴峦,缓缓道:“吴卿功劳朕皆知晓,你不必自谦。”

    吴峦愣了一下,随即长揖:“臣,必以死报陛下!”

    “朕不要你死。”赵元昌扫视殿内诸臣,“朕要的不是诸卿的命,朕要的是诸卿为国尽忠,莫以私害公。”

    没留时间让诸臣表忠心,他说完之后直接扭头看向冯道:“太保以为王卿、冯卿所言之事当如何处置?”

    冯道没有立刻回答,他垂首沉吟一番后才开口:“回禀陛下,此事涉及文武众多,或可遣一重臣持节宣慰核查,有过则罚,无过则勉。”

    赵元昌点点头:“太保所言甚是。”

    接着,他看向郑志康:“不知郑平章可愿走这一遭?”

    代天巡狩,累是累了些,但隐形权力可不小。

    郑志康立刻起身长揖:“臣遵旨!”

    陈佑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知这应该也算是君臣之间的默契,想来郑志康也是不想再在京城闲居下去,总得为子孙后代铺路。

    此事议定,赵元昌才看向吴峦,仿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道:“吴卿坐下罢。”

    没有提请辞或者罢免的事情,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了,吴峦要倒了。

    议事结束已经差不多午时了,赵元昌留诸人在宫中用了午饭之后才把一干人等打发离开,而陈佑则被留了下来单独问对。

    天气炎热,君臣二人也没心情出去闲逛,就坐在一间斗室之中,一边喝着冰饮子,一边执子对弈。

    陈佑围棋水平不高,而且他当初学得规则同现在通行的不太一样。好在基本规则相同,而且这时候的规则远比不上之后详尽,学了一阵时间倒也熟记于胸。

    得益于陈佑的棋力本来就不强,改变规则并没有让他水平降低多少。

    一百五十多手之后,陈佑终于看出来自己已经输了,叹了一声投子认负。

    这时候他听到对面赵元昌长叹一声笑道:“将明你这棋也太臭了些。”

    陈佑无奈一笑:“是官家棋艺高超,臣所不能及。”

    后一句是实话,赵元昌确实要比陈佑强,至于前一句,嗯,咱们换个话题。

    各自捡起棋子丢进棋笥,然后互相交换。

    两人动作熟练,刚刚结束的不是第一局,换言之,陈佑已经输了好几盘了。

    一直失败的感觉并不好受,但赵元昌似乎很喜欢这种看着对手拼尽全力挣扎之后仍然失败的感觉,于是陈佑只能陪着他继续下去。

    只不过确认陈佑棋艺是真的不行后,赵元昌放在棋盘上的心思就少了些。

    “将明你可知道这次死了多少人?”

    落下一枚白玉棋子,赵元昌开口问道。

    陈佑原本正盯着棋枰思考,听到问话,摇头道:“四月份的时候听说死了十多个。”

    没错,两个人谈论的正是武学院的学生。

    赵元昌轻笑一声,吐出两个数字:“五十三人,活了十三人。”

    “啪嗒!”

    正在落子的陈佑无意间使多了力气,落子声音大了许多。

    赵元昌盯着棋局看了两眼,随手拈起一枚棋子落下:“苏凤羽和蒋树已经上了请罪表,现在正在家里等着呢。”

    陈佑沉默一阵道:“苏院长和蒋府率一直尽心尽力。”

    “我知道。”赵元昌微微摆手,“这事不是你们的错。”

    他顿了顿,才接着道:“吴峦在针对武学院,我都知道。”

    “圣明无过陛下。”陈佑轻轻恭维了一句。

    “正好这次得了三州之地,我准备把活下来的这些人都安排到新得之县去,将明以为如何?”

    陈佑略一思忖,带着些征询地语气道:“若是都在一处,似乎也不好吧?而且西北之地也需人,听闻定难军同朔方多有争执,或许可召李彝殷入朝?”

    李彝殷,定难军节度使。

    朝廷想要对外藩动手,最经典的操作就是召其入朝。

    例如在原本历史上的三十年后,宋太宗想要削平西藩,首先做的就是令李氏族人入京,只可惜当时跑了一个李继迁没重视,最终出了一个西夏国。

    总而言之,有大义名分在手,除非定难军摆明车马要反,否则他就得老老实实入京。

    但也不排除李彝殷认为周国刚经历一场大战无力西顾,而阳奉阴违的可能性存在。

    陈佑说完之后,就继续盯着棋局沉思。

    好一会儿,刚刚落下棋子,便听赵元昌道:“朔方定难之争由来已久,随他们去吧,当下还是先理清中原。”

    “嗯。”

    “武学院,你还要继续办下去。”

    赵元昌落下一子,陈佑一边捏着棋子思考,一边点头应下。

    这边刚答应下来,就听赵元昌又道:“不,不只是武学院。这一次动的人很多,我会叫文伯帮忙,你们二人整理出一个章程来,这次就没必要偷偷摸摸避人耳目。”

    这一次陈佑是真的惊了,他不由看向赵元昌:“这一次不是五十人只活下来十三人么?官家的意思是?”

    赵元昌微微点头:“我看了他们的表现,活下来的这十多人,有几个还不错,接下来就看民政了。能有一两个可以,也说明武学院是有作用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