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四重分裂

纷乱的灵魂与序曲 第一千六百章:狗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座山不简单……”

    墨檀低声重复了一句斧魄的话,沉默了好半晌后才点了点头,附和道:“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秘密,说的夸张一点,我认为整个大陆的人都不会觉得这座天柱山简单。”

    斧魄咂了咂嘴,然后用手轻轻敲了几下自己的额角,那条霸气侧漏的一字眉几乎蹙成了一个‘人’字形:“天柱山……这名字我可能有点印象……”

    “有印象?”

    墨檀立刻睁大了眼睛,追问道:“哪方面的印象?”

    “就是听过呗。”

    斧魄一边继续敲着自己的脑袋,一边随口回答道:“我都说了,之前我们不知道浑浑噩噩了多久,现在虽然恢复了清醒,但有很多事……或者说是绝大部分的事都记不起来了,甚至以后也不会再想起来了,这很正常。”

    墨檀微微颔首,沉吟道:“这样的话,你要不要再仔细想想对天柱山到底是个怎样的印象,如果是比较重要且正面的,我可以帮忙联系这边的负责人,他们或许能有什么发现,甚至能让你们想起那些忘掉的事。”

    “兴趣不大,我们其实对自己的记忆并不怎么执着,虽然已经记不清了,但我隐约能想起来,这些年里我们偶尔在这里遇到时,有谈过‘忘却’所带来的好处。”

    斧魄很是豁达地笑了起来,大大咧咧地摊手道:“而且我觉得这个名字可能真就只是不小心听到过而已,就跟小时候同一条街的某户人家孩子叫‘狗剩’一样,听着肯定是熟悉,交集的话,应该没啥交集。”

    “我明白了。”

    墨檀见对方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这件事,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毕竟在经过鲁维与胧的提醒后,他对天柱山虽然是毋庸置疑的正面态度,但也有了一定程度上的保留,所以也没有很想把【晓】的事汇报给这些大佬,于是也就从善如流地终止了这个话题。

    然后——

    “等一下!”

    墨檀突然重新瞪大了自己那双在正常状态下并不明显的竖瞳,愕然地盯着面前的斧魄:“你刚才说什么?”

    斧魄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我说我跟天柱山应该没啥交集。”

    “不对不对。”

    墨檀用力摇头,语气有些急促地说道:“前面那句!”

    “呃……”

    斧魄揉了揉自己的大红鼻头,迟疑道:“听着熟悉?”

    墨檀用力点了点头,追问道:“什么听着熟悉?”

    斧魄看起来更茫然了,有些发懵地说道:“天柱山听着熟悉?”

    “不。”

    墨檀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紧盯着斧魄那双满是困惑的眼珠子:“你刚才说的是,‘狗剩’听着熟悉。”

    “啊?不是……噗嗤,噗哈哈哈哈哈哈!”

    斧魄先是一愣,然后忽然用力拍着自己的大腿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小子要说什么呢,我就是举个例子啊,叫狗剩的人多了去了,你该不会觉得我认识你哪个朋友吧?这只是个例子,例子懂不懂啊,例子。”

    墨檀却是没跟着一起笑,只是正色道:“不,我并没有一个叫做狗剩的朋友,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斧魄你在举例子的时候,会用‘狗剩’这个名字?”

    刚刚止住笑声的斧魄又懵了,满脸莫名其妙地问道:“小子你到底说啥呢?我可不会玩什么哑谜。”

    “我的意思是……”

    墨檀抿了抿嘴,斟酌地选择着用词:“为什么你在举例子的时候,用的并不是‘汤姆’或者‘威尔’,亦或是‘高炉’、‘铁锤’、‘火钳’,而偏偏是‘狗剩’呢?”

    斧魄有些困惑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很是纳闷地问道:“有什么区别么?反正都是很常用的名字啊。”

    “不。”

    表情依然平静,心底却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的墨檀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区别很大。”

    区别当然很大!

    要知道【无罪之界】是一款世界观严重倾向于西幻的世界,尽管这里面有着金发碧眼等欧美特征的人类还没有兽人或者地精多,

    。最为流行的通用语也直接对标游戏外的现代汉语,但每个人都必须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至少在姓氏这一块,主流终归还是比较西方化的。

    诚然这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很多玩家也因为这种事冲过无罪公司,但后者却还是一如既往地任尔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完全没有给予半点反馈。

    总而言之,无罪之界在姓名这一块主要有两种模式,首先是比较通用,且人类种族使用较多的类西方化命名模式,比如汤姆、哈克贝利、威尔逊、马克等等,该风格的姓名其他种族也偶有使用,但密度不高。

    其次就是各种族独有的名或姓,比如食人魔就是AAB比较多,就像托托鲁、摩摩卡、娜娜莫、塔塔露、嘟嘟利、臭臭泥、比比鸟、呆呆兽这种;侏儒和地精则是比较蒸汽朋克一点,例如气泵、燃缸、螺姆、电闸;矮人的话,风格则比较贴近于冶炼领域,其中就有墨檀之前提到过的铁锤、火钳;而精灵则是相对飘逸自然的晨风、朝露、莲蕊等等,辨识度很高;兽人相对狂野一些,所以会有蛮拳、火爪、凶牙之类的;半兽人则是以自身特征与出生地为主,比如亮尾、红鬃、黑羽、毛立、江户川。

    尽管还有很多没说完的,不过总而言之,大家各有各的特色,也算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了。

    但是!!

    就算再怎么放、再怎么鸣,已经入坑大半年并汲取了大量本地知识的墨檀也不认为‘狗剩’会是一个比较常见的名字。

    当然,这半年里无罪之界确实冒出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名字,别说狗剩了,就连爱丽丝·威震天、哈利菠菜、星之皮卡丘这种名字都已经算是相对正常的了,甚至还有人给自己取名叫‘巴啦啦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疯眼汉穆罕穆德克士疯狂喷射战士为知己者死鬼’的。

    没错,真有人给自己取了这个长达三十三个字的名字而且通过了系统审核,不过虽然过了审核,但根据这位老哥自己在论坛中分享的结果,系统的有限干涉似乎没办法让他这个名字在NPC眼中正当化,所以为了不被当成怪人排斥,他已经对外称自己为穆罕穆德·克士了,唯有系统通知什么的时候才会如此严谨地把其名字全念一边,有一说一,那是相当的难顶,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位老兄总觉得系统在念他名字时声音特别大,只不过鉴于玩家没办法跟别人分享自己听到的系统提示音,这事儿也没办法证明。

    那么,由此可证,在某些特殊群体中,‘狗剩’这个名字其实并不算稀奇,甚至因为无罪之界支持XX·XX格式的命名方式,各种狗剩加在一起可能有两位数都不止,真算不上奇怪。

    但如果这两个字在这种情况下被斧魄这种存在说出来,就多少有点奇怪了!

    不过墨檀还敏锐地发现到,似乎在斧魄的概念里,汤姆、铁锤之类的名字也跟狗剩差不太多,所以他决定进一步测试一下。

    “那个,不好意思……”

    墨檀轻咳了一声,随即一本正经地向尚处于蒙圈状态中的问道:“你知道什么是冰箱吗?”

    后者不出意外地摇了摇头,好奇道:“那是啥?一种冰属性魔法吗?”

    【不了解现代知识,有魔法的概念,而且非常自然。】

    墨檀微微颔首,又问道:“那你知道什么叫洋鬼子吗?”

    斧魄继续摇头,继续好奇:“啥羊鬼子?半兽人不死生物?”

    【甲午之后也可以排除掉了……那么接下来就是……】

    墨檀飞快地转动着自己的思绪,很快便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汇:“那么,驿站你听说过么?”

    “你这不废话么。”

    斧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谁还不送个信了是怎么着。”

    【秦汉后!】

    墨檀身躯一震,随即便有些错愕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开始瞳孔地震,很显然,饶是当前人格下心理素质极为彪悍的他,在彻底确定了

    。对方的‘成分’后也难以继续维持淡定。

    尽管这个结果是墨檀自己‘测试’出来的,但在他的揣测中,自己想多了的可能性要占九成以上,毕竟具备游戏外常识的人会以NPC这种姿态存在于【无罪之界】中的概率太低了,而偌大的游戏世界中可能真的会有某个地方存在‘狗剩’这种小名。

    然而结果却是,尽管斧魄不知道什么是冰箱、洋鬼子,但却很清楚【驿站】这个从未出现于无罪之界中的词汇,关于这一点的确定性墨檀可以做出百分百的保证,要知道他在身为【檀莫】的时候早已从宏观层面对‘无罪大陆’进行过一番相对详尽的调查,尽管还没有精细到XX地方谁不会有给孩子取名叫‘狗剩’的程度,但至少可以确定,无罪之界古往今来从来都没有‘驿站’的存在,同样功能的设施,大家通常都叫他们【盗贼公会】,现在还多了个【云游者旅舍】与【法师公会】。

    而面前的斧魄则是满脸困惑地看着墨檀,好奇道:“你没事儿吧?怎么了就吓成这样。”

    “我……没事倒是没事。”

    很清楚时间紧迫的墨檀(他现在衷心地希望王霸胆的恢复速度能慢一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说道:“不过确实是有点被吓到了。”

    斧魄天真无邪(无误)地歪了歪脑袋:“为啥?你当年在驿站里被马车创过?”

    “不是不是。”

    并没有相关经验的墨檀连连摆手,罕见地有些不知所措:“主要是这事不太好解释,我……嗯,怎么说呢,我现在真的非常好奇……”

    斧魄看起来也很好奇:“好奇啥?”

    “应该是在好奇……”

    下个瞬间,就在墨檀准备开口之前,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在两人中间响起:“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这个并不属于自己的朝代吧。”

    墨檀与斧魄两人同时一愣,然后不约而同地用力眨了眨眼睛,面色皆是一惊。

    在两人中间,一个看上去最多不超过十六岁,梳着娃娃头、粉雕玉琢的女孩正抱着膝盖坐在两人中间,她穿着一袭看上去非常朴素的粗布衣,除了手腕上的红绳外并没有任何装饰,脸颊稍稍有点泛红,看起来很是甜美可爱。

    “大……大哥哥好。”

    女孩有些羞涩地笑了笑,乖巧地对墨檀打招呼道:“我们刚才已经聊过天了,我跟斧魄大叔一样,是长恨刺的主人,大哥哥愿意的话,可以叫我杀魄。”

    尽管被斧魄之前那番反应吓了一跳,刚才又被突然出现的女孩吓了第二跳,但墨檀还是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态,很是温和地点了点头:“你好,杀魄,你可以叫我默。”

    “知道了,默哥哥~”

    杀魄温顺地应了一句,宛若一个胆子不大却有点粘人的邻家女孩。

    然后就在墨檀准备顺势问一下杀魄她到底知道些什么的时候,一直在发愣的斧魄却是发出了一声怪叫:“哇啊啊!你是什么时候跑到这儿来的啊!”

    “从刚刚开始就在啦。”

    杀魄把小半张脸埋在自己的膝盖后面,眼睛眯成了两道可爱的月牙:“之前不也是这样吗?只有扇魄哥哥能偶尔找到我呢。”

    斧魄揪了两下自己的胡子,有些焦躁地嘟囔道:“这都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一点都记不清呢……”

    “是大家彻底醒来之前的事哦,斧魄大叔记不清也是正常的。”

    杀魄甜甜地笑着,语气轻快地说道:“之前那段日子,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唔,虽然现在已经不算是人了吧,总之只有我能记清楚哦。”

    斧魄顿时瞪大了他那双铜铃般的眼睛,跟见鬼了似的看着面前面这个似乎有点发育不良,个头比自己都要矮上小半截的女孩:“你都记得,为什么你能记得!?”

    “可能是因为大家心智都比较完整的原因吧。”

    杀魄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回答,天真纯良地笑了起来——

    “但是我的话,早就已经坏掉啦。”ωωw.cascoo.net

    第一千六百章:终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