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至尊女婿

正文 604 这里有个神经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嫣然,上车吧。”此时,刘喜指着旁边的法拉利,邀请道。

    夏嫣然不想上车,至少,不想上他刘喜的车。

    这车,她不喜欢!

    “怎么?一百万,还不能请你去兜下风?”刘喜脸色沉了下来。

    一个没有背景的女人,居然也敢这么屡次拒绝自己?

    真当我刘喜,不要面子吗?

    夏嫣然此时,真的有些绝望啊。

    她想着,这个时候,有没有谁来拯救我呢?

    扭头,看了一眼何金银。

    接着,马上摇头。

    何金银,他能拯救自己吗?他就是一个废物赘婿,他能做什么?他能帮到自己?

    她根本不相信,何金银能够帮到自己!

    此刻,坐在车子里的何金银,看到外面的一幕,不由皱了皱眉。

    这个刘喜,还真是像狗皮膏药一样,到处缠着别人。

    坐在车子里的何金银,看得很不爽,此时,便打开了车门,从那车子里走了下来。

    因为,刚才是坐在车子里的,所以,刘喜并没有看到何金银。

    此时,何金银突然下来,出现在了刘喜的面前,刘喜瞬间一愣。

    “怎么这个何金银在这里?”刘喜大为吃惊。

    其实,他之前,已经去过何金银家里,想要去找他道歉。

    不过,他去迟了一点,那个时候的何金银,已经出门去送江雪了。

    所以,并没有让他碰上。

    何金银此时,下车以后,便对着刘喜道:“刘喜,她既然不愿意,就不要勉强她去!”

    此话一出,夏嫣然心里暗叹,“这何金银,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你说一句,人家就会放过我吗?”

    然而——

    就在夏嫣然觉得,刘喜不会理会何金银,然后会继续为难自己的时候。

    却突然看到,那刘喜,居然连连点头,说道:“何先生说的对,何先生说的对。她既然不愿意,那么,我就不会勉强她!”

    因为昨晚叔叔的话,刘喜对何金银现在那是恐惧无比啊。

    何金银的话,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圣旨!

    何金银既然开口了,那么,自己哪里还敢去为难夏嫣然?

    “对了,我之前调查的结果,好像这个夏嫣然是何先生的初恋。靠,我之前,真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啊…我居然,忘了这茬!”

    此时,刘喜都想甩自己两个耳刮子了。

    虽然夏嫣然只是何金银的初恋,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可是,他也不能去打何先生的初恋啊。

    就像自己一样,虽然自己和初恋分手了,但是,如果谁在自己面前调戏她。那么,他刘喜也一样会生气。

    此时,刘喜背后吓得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他连忙对着夏嫣然说道:“啊,何先生,我和嫣然,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刚才,只是想要开车,送她去公司上班而已。”

    夏嫣然听到这话,不由撇了撇嘴。

    撇嘴的同时,她也好奇,怎么这个刘喜,看起来很怕何金银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之前,在何金银手里吃亏吃怕了?

    “嫣然,你上班要迟到了吧?要不我送你去上班?”此时,刘喜再次说道。

    夏嫣然连忙摇头。

    鬼知道我上车以后,你是送我去公司,还是送我去宁海大酒店啊。

    她赶紧说道:“我上班要迟到了,我得马上走了,拜拜!”

    她根本,不想在这里多呆,不想被这个刘喜缠着了。

    之后,她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打车前往公司。

    她走了以后,刘喜苦着脸,朝何金银看来。

    他发现,何金银的脸色阴沉,不知道是不是在生他的气。

    “不行,道歉,赶紧道歉,请求何先生的原谅!”

    想到昨晚叔叔对自己说的话,刘喜突然‘扑通’一声,在这大街之上,对着何金银跪了下去。

    “何先生,对不起,我不该打您初恋的主意!”

    这一举动,顿时间,引起了周围人一阵惊讶。

    “这个开着法拉利的人,什么情况,怎么对着另外那个人下跪了?”

    “这是在演戏嘛?”

    “先不走了,来这看看热闹吧。”

    “……”

    人群中,之前不少走路的人,都驻足停了下来,在这看起了热闹。

    何金银也是有些意外,这个刘喜,脑子坏了?怎么突然就给自己下跪了?

    还有,他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该招惹我初恋?

    何金银听到他那话,心里挺不爽的。他不由将脸沉了下去,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

    看到这,刘喜吓得更惨了!

    “何先生,我真的错了,我为我以前做的事情,给您道歉。”

    “我和我叔叔,过几天就会离开宁海。以后,再也不敢打您身边女人的主意!”

    “何先生,求您原谅啊。只要您原谅我,我叫你爸爸,叫你爸爸好不好?”

    此时,刘喜跪在那大街上,他也不管周围人怎么看他,此时,他只想请求何金银的原谅。

    何金银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刘喜,什么情况?

    莫非,是那个刘振东,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

    所以,他才吓成这个样子了?所以,他才来请求自己的原谅?

    “何先生,您要不原谅我,我就一直跪在这里,然后,叫您爸爸……”刘喜说道。

    何金银:“……”

    旁边的路人:“……”

    旁边的路人都懵了,这是什么奇葩人物啊,还有这样不要脸、卑微的人吗?

    还有,大家对他跪的对象,也很好奇。

    这个人,是什么人啊?怎么站在那里,就可以让一个开着法拉利的富二代,跪在他脚下,请求他原谅。

    还叫他爸爸?

    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何金银此时,看了一下时间,发现上课的时间快到了。

    他得赶去学校上课了,没有时间,继续在这里,和这个刘喜多耽搁了。

    “刘喜,你爱跪,就在这里跪吧!你喜欢叫别人爸爸,就在这里叫吧。我有事,得先走了!”何金银说完这话,便扭头,上了自己的车。

    旋即,他开着车,前往宁海大学去了。

    至于刘喜,听了何金银的话,脸上突然一喜。

    “何先生,这是原谅我了吗?”

    “只要我继续跪在这里,叫爸爸,他就原谅我了?”

    “哈哈哈……叔叔,叔叔,我做到了,我他么做到了,我用我的真诚,换来了何先生原谅!”

    刘喜在心里狂笑。

    接着,跪在那里,像个神经病一样,口里大喊着:何先生,爸爸!“

    “何先生,爸爸!”

    旁边的人见此,嘴角都是一阵抽搐。

    有人,还默默的打了神经病院的电话。

    然后,报告他们:“你好,神经病院的人吗?青年路和叠山路交叉口,有个神经病在这里发神经,严重扰乱了交通秩序,你们赶紧过来,带他回去进行治疗吧!”

    “啥?你问有多严重?还没有治疗痊愈的可能?”

    “看上去很严重,不过我觉得,如果你们快点来,应该,或许,可能,还有救!”

    “对,别放弃对他的治疗!”

    ……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何金银前往了学校。

    到了教室以后,发现来上课的学生们,依然是满满的。

    何金银实在太受这些学生欢迎了,他的每一堂课,都没有一个空座位。

    那些学生们,都是提前几天,就开始拿着书本,来占他课堂的座位。

    可以这么说吧,在整个宁海大学,何金银的课程,没节日来的人,是最多的一个。

    而且,这半个学期,学校评选最受欢迎老师,何金银光荣入选,成为了学生们心目中,最受欢迎的老师!

    何金银一进来,瞬间,原本还有些喧闹的教室,立刻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朝何金银看来,于此同时,班长凌菲,喊了一句:

    “起立!”

    “哗啦啦~~~~”起立声喊出以后,旋即,所有人一起站了起来。

    站起来以后,所有人,便开始背‘汤头歌’。

    这是何金银自己定下的一个规矩,在每堂课结束之前,何金银都会布置一些背诵的内容。

    然后,让学生们,在下堂课刚上的时候,将它们背诵出来。

    中医,如果能学好,学到精髓,那么,在治病方面,它是可以有神效的。

    但要学好学精,则需要好好的下一番苦功夫,不但需要有名师教,还得自己努力。

    学习的过程中,会比较枯燥,因为,太有多的基础的理论,药材,临床症状,需要去背,需要去记。

    如果,连最基础的东西,都不能记下来,背下来,那么,又怎么能指望他们很好的运用呢?

    听着学生们在讲台之下流弊的背诵着‘汤头歌’,何金银赞许的点了点头。

    他挺满意的!

    他喜欢,努力、上进的人。

    哪个老师,都喜欢努力、上进的人。

    何金银观察着底下的学生,这里面,有几个好苗子,如果好好的培养一下,或许,未来会出一名中医大师。

    比如,他最满意的学生,也是这个班级的班长凌菲。

    此时,扫了一眼凌菲,却发现,凌菲的脸上,有些纠结,神情有些恍惚。

    仿佛,在想别的事情,仿佛,心不在这里。

    而且,看他的模样,还有些憔悴,就像是熬了夜的人。

    “凌菲,这是怎么了?”何金银心里好奇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