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至尊女婿

至尊女婿 605 何老师我做不了你的学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何金银发现,上课的时候,凌菲的眼眸一直闪烁着。

    她仿佛有心事一样,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何金银甚至,为了提醒她,还故意叫了她起来,回答问题。

    可是,好几次叫了她的名字,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凌菲,你来解释一下,‘厥阳独行’这话是什么意思!”

    何金银叫了凌菲的名字,然而,她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还是坐在她身边的一个女生,悄悄的用手撞了一下她的身体,同时小声道:

    “凌菲,何老师叫你起来回答问题呢。”

    凌菲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接着起来。

    “我……”

    她连问题都没有听清楚。

    何金银继续问道:“‘厥阳独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凌菲为难了许久,摇头:“我不知道!”

    这句话的意思,何金银刚刚讲了,这是中医四大名著之一‘金匮要略’中的一句话。

    然而,凌菲根本没有仔细的去听,所以,现在才会回答不出来。

    何金银沉着脸,不知道这凌菲今天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他冷哼了一句,给凌菲解释道:“这句话的意思,阳没有阴,阳气独行于上,所以称为厥阳。”

    “凌菲,你下课之后,来我办公室一下!”

    何金银给她解释完这话以后,便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这话,凌菲身躯一颤,默默的低下了头。

    至于其他同学,看到何老师似乎因为凌菲没有回答出问题,然后在生气了。

    顿时间,他们也都噤若寒蝉,乖乖的闭上嘴巴,不敢多说话。

    而且,更加仔细的听讲了。

    一堂课结束。

    何金银要离开教室,离开教室的时候,又对凌菲道:“凌菲,来我办公室一趟!”

    “噢噢……”凌菲乖乖的点了点头。

    接着,足足有一米八身高,穿着紧身牛仔裤的凌菲,迈着她的大长腿,一句话不说,默默的跟在何金银身后。

    没有多久,二人到了何金银的办公室。

    何金银现在,已经是学校名师,是学校本年度,最受欢迎的老师。

    学校还特意,给他安排了一间小办公室。

    进入了这小办公室,何金银先将课本放下,接着,坐在了座位上。

    扭头,看向了凌菲,发现凌菲一直低着头,到了这个时候,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何金银不由问道:“凌菲,你今天怎么了?上课一直走神,心思根本不再这上面!”

    “如果,你喜欢学习中医,心思在别的地方,那么,我劝你早点回家!”

    何金银这话,说的可能有点重了,凌菲听了以后,瞬间,眼眶一红。

    她本事一个坚强的女孩,可是,因为最近的事情,还有此刻最受尊敬的何老师,说的这话,让她雪上加霜,心里难受。

    “到底怎么了?”何金银问道。

    凌菲摇了摇头,苦涩一笑。

    那件事,告诉何老师,又能怎么样呢?

    他帮不了自己。

    “没什么,何老师,我没事,就是突然,对…对中医…不感兴趣了。”说这话的时候,凌菲的眼眶更红了。

    在说出‘不感兴趣’几个字的时候,心,突然颤了一下。

    就好像,在某个喜欢的人面前,大声的说出‘我不喜欢你’了一样。

    那种感觉,很痛!

    听到这话,何金银的身躯微微颤了一下,接着,露出失望的表情:

    “凌菲,在这些学生里面,我之前,是最看好你的。我觉得,以你的天赋和热爱,你未来,可以成为一名很好的中医大师!”

    “但现在,我对你……很失望!”

    听到这话,凌菲的身躯,颤抖得更加猛烈。

    眼眶周围的那抹红,仿若玫瑰一般盛开,里面,有水珠浮现。

    她想哭。

    可是,深深的忍住了!

    “何老师…你还有什么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凌菲扭头,说道。

    何金银摆手,“没有!”

    “噢。”

    凌菲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刚刚走出办公室,她便朝前方跑去,一直跑,一直跑。

    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

    跑得自己好累、好累的时候,跑得气喘吁吁的时候,她停了下来。

    然后,她发现,自己跑到了学校的人工湖这边。

    这个人工湖,学生们戏称它为情侣湖,在这情侣湖的边上,有一个绿草地坡,叫做情人坡。

    此时,是临近中午吃饭的时间,所以,这里并没有什么人。

    凌菲跑到这里的时候,直接让自己,‘扑通’一声,躺在那情人坡上。

    她躺在那里,张开双臂,抬眸,看向天空。

    天空之中,蓝边白云,时而还有几只鸟儿飞过。

    看着这一切,她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那一刻,微风拂过了她眼前的湖面,泛起了她脸上那如潮水般的眼泪。

    她眼眶中的眼泪,如同水莲花一般,涌了出来,铺满了她的脸颊。

    蓝天白云之下,她泪流满面,那空中飞过的鸟儿,却猜测不出少女此刻的心思。

    突然——

    一只手伸了过来。

    他的手里,拿着几张纸巾。

    “脸都哭花了,擦一擦吧。”

    声音是那般的熟悉,已经听这个声音,讲了接近半年的课。

    扭头,他那张熟悉的脸庞,浮现在自己那泛满了泪水中的眼眸中。

    她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声,在面前的这个人眼前,呈现出了她的脆弱。

    “何老师……我再也做不了你的学生了!!!!”

    “我再也,学不了中医了!!!”

    她嘶吼着,哭得撕心裂肺。

    ……

    何金银就那样,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她哭泣。

    他拿着纸巾,帮她擦着那水莲花一般的脸庞,将那脸庞之上泪珠擦干。

    可是,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少女内心的心事犹在,又怎能擦干她脸庞的泪珠?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少女口里的哽咽声,才慢慢的平息下来。

    而此时,何金银方才问道:“凌菲,到底怎么了?能和老师说说吗?”

    “为什么你说,再也做不了我的学生,再也学习不了中医了?”

    “你是真的,对中医不感兴趣了吗?”

    凌菲断断续续,摇头道:“何老师,我喜欢中医!我喜欢中医啊…”

    “刚才,我对您撒谎了。”

    “我知道。”何金银轻声说道,他不傻,相反很聪明。

    从一个人说话的语气和表情中,他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个人到底有没有撒谎。

    刚才,他就看出来了。

    “凌菲,你到底有什么心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就做不了我的学生了?怎么,就学不了中医了?”何金银继续问道。

    凌菲的声音,依旧有些断断续续:“我妈妈来宁海了,她要带我回家!”

    “她不要我学习中医,觉得学中医,没什么前途。她要带我回家,然后,送我去国外,学习商业,回家继承家产!”

    “可是我不想去,我喜欢中医,我喜欢何老师…讲的课!我不想去什么国外,我也不想继承他们口里的亿万家产,我只想学中医,然后,和何老师一样,成为一名治病救人,悬壶救世的中医大师!”

    凌菲述说着。

    而何金银听了她的述说,也就理解了,为何今天的凌菲,会听课不在状态。

    为何,刚才,会在办公室里,和他说出‘不喜欢中医’的事情。

    这个傻姑娘,是想要自己承受一切,想要向家人,想要替别人妥协?

    何金银此时,站了起来,异常认真的问道:“凌菲,你是真正的喜欢中医,并且,想要一辈子,都喜欢下去,想要一辈子,都将它作为你想做的事情,然后做下去吗?”

    “是!”凌菲说道。

    一个人,一生中,倘若有一件事,会想要一直做下去,而且特别坚定,那么,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然而,现实中,很多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过完一生,一辈子过去了,也没找到那件自己想要一直做下去的事情。

    “既然你想,那么,就做下去!”

    “而如果,别人要阻拦你。那么,我不允许!”何金银重重的说道。

    “何老师,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是你老师啊。”何金银朝她笑了笑,轻声道。

    你叫我一声‘老师’,我被一辈子,都不会放弃你。

    你要学,我倾囊相授。

    若有人,阻拦你,不许你做我学生,那么,我不允许!!!

    除非,你自己不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