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 盗墓开局进入怒海潜沙

正文 第137章宁王早就知道这一趟他要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轰。

    一阵地动山摇。

    陨玉另外一边的地面崩碎,一道庞大的身影破土而出。    无数的山岩碎石四处迸溅。

    吴邪惊恐的回头张望。

    木少拍了吴邪一下,大吼道:

    “还看?赶紧跑!”

    周凡不断的把神魂之力注入到,从进入青铜门的阴兵队伍那里得到的旗子上面。    一层淡淡的蓝黑色的烟雾,把众人笼罩了起来。

    所有人全都用尽百米冲刺的速度。

    往正处于数万个,正在不断崩裂开的铁棺材的中心。

    也就是宁王的遗骸处跑去。

    胖子边跑边喊道:    “小周,咱们哥几个的命可就都拴在你身上了。”

    “敢于直接冲进数万个,正在尸变途中粽子堆里面的人。”

    “古往今来也没有几个。”

    “特娘的,要是这个掩盖气息的小旗子失灵了,胖爷我可就得被秒杀。”

    “完全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潘子背着小哥,对着胖子吼道:

    “胖子,你还有力气说这么多话?”

    “你来轮换着背下小哥。”

    胖子龇牙咧嘴的喊道:

    “我草!”    “万一小周手瓢了,胖爷我这就是在提前交代遗言,懂不?”

    周凡把手里拿着的,在海底墓穴里面炸碎了诡笑干尸,得到的小铜牌举了起来,笑道:

    “都跟紧了。”

    “只要咱们还没被攻击到,这个旗子掩盖气息的效果就不会失效。”

    “等我去拿下宁王手里的藤蔓,就能用藤蔓牵制住后面追过来的那个玩意。”

    “不怕铁水封棺里面的东西尸变,这个小铜牌可以解决一下。”

    吴邪听着后边不断传来的轰隆隆的声音,忍不住的要回头去看。

    木少一直紧跟着吴邪的后面,看到他的脚步变慢,有要回头的意思。

    木少直接大声喊道:

    “吴邪,逃命的时候能不能专心点?”

    “你回头看什么?”

    “你能单挑?”

    吴邪气喘吁吁的喊道:

    “我靠!我就是想……”

    木少看着吴邪又要张乌鸦嘴,连忙阻止道:

    “草!这会儿你可消停点吧,啥都别想了。”

    “后面那个玩意,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陨玉都快被它撞塌了。”

    “你可歇会儿吧,甭管是啥你也打不过。”

    “不抓紧跑,还等啥呢?”

    轰。

    无数的山石崩碎。

    嘶!

    一声巨大的嘶吼声,伴随着撞击陨玉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来。

    众人虽然都知道木少说的有道理。

    但是此时,全都控制不住心里的好奇,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只见,镶嵌在山岩中间的巨大陨玉,被撞的摇摇欲坠。

    陨玉上面趴着的无数只天青蚕,映照出来的青色光芒,反射在一只巨兽的身上。

    众人看到一只百十米大的巨型骨蛇,正从地底下爬出来。

    巨型骨蛇的下半截还在山岩当中。

    上半截则是一直想要对几个人追过来。

    只不过这个巨型骨蛇的体积太大。

    平时捕猎的时候,巨型骨蛇仗着体积大算是个极强优势。

    但是这会儿,巨型骨蛇的前面,正好是被直径两公里的陨玉给挡住了。

    虽然陨玉已经被天青蚕给啃噬了七七八八。

    但是巧的是,面对着巨型骨蛇的那一边,还没来得及被啃掉。

    而陨玉距离地面,也只有两三米的距离。

    巨型骨蛇想要从陨玉的底下爬过来也做不到。

    它只能一点一点的,从山岩地底把后半截的身子给抽离出来,准备从陨玉的上面爬过来。

    巨型骨蛇的浑身上下,既没有蛇鳞,也没有蛇皮,更没有骨血。

    完全是由骨头组合而成的。

    吴邪惊怒交加的喊道:

    “破败神庙墙上面的壁画,画了这条蛇。”

    “这是西王母国的蛇母!”

    胖子震惊的大吼:

    “全身都是骨头架子了,还能产卵下蛋?”

    “还蛇母?咋地,整个西王母国的蛇女,都是这个蛇母生出来的?”

    周凡连忙催促道:

    “趁着这个蛇母还没过来,赶紧跑,都跟上!”

    然后众人就是一阵狂奔。

    直接一头闯入了宁王部众的地盘。

    极其微弱的,星星点点的光斑,从周凡附近的铁棺材里面缓慢的飞出。

    融入到了他拿着的的小铜牌上面。

    【叮!恭喜开启,诡笑干尸残片的进阶,目前进度%.】

    这里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铁棺材。

    每个铁棺材的上面,都跪着一个由蛇女制作而成的涌铁夫人。

    但是此时,每个铁棺材的上面,都多多少少的出现了裂缝。

    少部分的铁棺材上面,还有被手爪撕裂开的口子。

    数万个正处于尸变状态当中的粽子,正在铁棺材里面不停的挣扎着。

    哐哐哐。

    无数铁棺材被从里面敲击的声音,震的所有人都肝胆俱裂。

    并且,在数万个铁棺材的中间,遍布着很多株,能够吞肉噬血的藤蔓。

    这些藤蔓也在张牙舞爪的,肆意的挥舞着枝条。

    众人顿时心中一凛,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

    步伐有些僵硬的,咬着牙继续向着最中间的,宁王的战车跑去。

    不仅如此,在进入到整片宁王部众地盘的时候。

    所有人的心里,都突如其来的,感受到了一种极其狂暴又澎湃的意识侵蚀。

    整个身上,好像也被压上了什么无形的东西。

    一种沉甸甸的畏惧感,从心底里面升起。

    片刻之后,众人终于是到达了宁王战车所在的位置。

    几个人抬头看了看,十几米高的,巨大藤条团上面的紫金战车。

    周凡看了一眼,正在往陨玉上面爬行的蛇母说道:

    “看来陨玉的个头大,蛇母的体积大,也是一件好事。”

    “蛇母过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你们就不用爬上爬下的了,在这拿着旗子站着。”

    “我自己上去就行。”

    周凡又把玉骨青蛟盾拿了出来,让几个人拿好。

    然后周凡把能够临时提升神魂之力的,铁青色的指环套在了手上。

    把神魂之力不断的注入到,护体星辰之力当中。

    顿时一层璀璨的星光,在周凡的身上迸发出来。

    胖子哦豁了一声,说道:

    “小周,你就是整条街上最耀眼的仔。”

    吴邪有些担心的说道:

    “老周,你这个管用不管用啊?”

    “你又把那个,临时提升神魂之力的指环带上了?”

    “你这个护体星辰之力,开到最大档了?特费电?”

    周凡往旁边走了几步,发现果然护体星辰之力,也能够完美的隔绝气息。

    周凡哭笑不得的说道:

    “对,别的都好,就是消耗神魂之力太多了。”

    然后周凡不再多说,直接手脚并用的,顺着巨大的藤蔓团向上爬去。

    几个人站在底下,看到周凡确实没有被攻击,也就放下心来。

    木少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已经爬到陨玉最高点的蛇母,说道:

    “不知道小周上去还有没有危险。”

    “就算是他顺利的拿到了,宁王手里的东西。”

    “能够控制整个古战场里面的,藤蔓和天青蚕。”

    “恐怕咱们也不容易脱身。”

    胖子眯着眼睛,盯着正顺着陨玉往下爬的蛇母,揣着手说道:

    “胖爷我就知道一条。”

    “小周去拿宁王的宝物,想要操控藤条什么的,那都是为了咱们几个能够一起跑出去。”

    “要说这个蛇母,小周肯定是打不过。”

    “但是他要是只为了逃命的话,那肯定是没问题。”

    “不过咱们几个,可就都得折在这里了。”

    吴邪有点纠结的问道:

    “你们说,把陈文锦抓走的人,都藏在哪儿了?”

    “他们就不怕这个蛇母吗?”

    胖子看了一眼昏迷的小哥,说道:

    “还记得咱们刚从地下爬上来的时候。”

    “看到陨玉的最顶上,西王母的宝座旁边,站着好些个陪葬的随从吗?”

    “我这想了半天,这片地方,唯一能安全的藏人的地方,就是那里了。”

    木少脸色一沉,说道:

    “没错。”

    “这片古战场里面,除了那个陨玉。”

    “其它的地方,差不多都被这些铁棺材给填满了。”

    “那些人如果想要高枕无忧的看戏。”

    “站在西王母宝座旁边是最安全,视线最好的了。”

    吴邪搓了搓鸡皮疙瘩,又深呼吸了几次,还是不由自主的有点颤抖,他奇怪的问道:

    “你们感觉到了吗,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胖子莫名其妙的看了吴邪一眼,说道:

    “小吴,你竟然还想着,站在六万多个正在尸变途中的粽子的当中。”

    “能有‘对劲’的情况发生吗?”

    吴邪使劲闭上眼睛,又睁开,晃了晃脑袋,说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

    “其实我没觉得我在害怕。”

    “但是为什么,心里面好像就有一种,特别恐惧,恐慌,畏惧,想要束手就擒的感觉?”

    “这个肯定不对头。”

    木少也是有些纳闷的说道:

    “我也有一种,好像被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笼罩着。”

    “从心底里感到很压抑,只能遵从,无法抗拒。”

    “但是小周的这个能够掩盖气息的小旗子,明显没有失效。”

    “周围的这些棺材里面,正在尸变的粽子,还有藤蔓团,都没攻击咱们。”

    “应该是被这个小旗子影响的,忽略了咱们。”

    潘子想了一下,说道:

    “这不奇怪。”

    “很正常,你们不必太多担心。”

    “这是普通人进入大军当中,被军中特有的煞气和战意给影响了。”

    “差不多类似于,阴兵借道的时候,普通人被‘冲’一下,可能就直接精神失常,崩溃而死了。”

    “宁王的这些手下,想当年应该也都是尸山血海里面爬出来的。”

    “原本在他们生前,就有着煞气和狂暴的战意。”

    “这样亲密合作过多次的大军,竟然一起被团灭,而且还都引发了尸变。”

    “再加上后来又被这些,铁棺材强行封印。”

    “宁王的这些手下的身上,煞气和战意,只会越来越旺盛。”

    “咱们这会儿,还是被这个能够掩盖气息的小旗子给护住了。”

    “宁王的部众,没有刻意的针对咱们进行攻击。”

    “如果咱们现在要是谁,直接跳出去。”

    “被这么一大帮的,尸变大军身上的煞气和战意一冲。”

    “差不多就等死了。”

    胖子惊讶的说道:

    “感情这些煞气和战意,还挺厉害?”

    “这玩意比尸变之后,直接上去把别人咬死的效率可高多了。”

    潘子苦笑道:

    “看来宁王应该是最一开始就死透了。”

    “不然的话,要是宁王亲自主持尸变大军的战意攻击。”

    “西王母国的蛇女们,根本就近不了身。”

    “直接就被煞气和战意给冲烂了。”

    “怎么可能还让她们搞什么铁水封棺的活。”

    吴邪好奇的问道:

    “潘子,那难道宁王死了之后。”

    “别的人就主持不了,不能利用尸变大军的煞气和战意了吗?”

    “就算普通的小兵不行。”

    “这么多人,宁王可是足足带了六万五千个人过来的。”

    “难道还挑不出来,几个有威望的人来?”

    “普通人不行的话,总有什么队长,先锋官,大将军什么的吧。”

    “那些人难道也不能,把军中的煞气和战意给利用起来吗?”

    潘子无奈的说道:

    “小三爷,利用大军的煞气和战意,说起来好像简单,实际上极其困难。”

    “这必须得要在军中,有真正意义上的威望,还有凝聚力,或许还需要别的什么条件,才能够使用。”

    “因为这其实是相当于,一个人,直接借用了整个大军的,全体成员的力量。”

    “这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也不是嘴上,面子上的那种,‘我尊重你,我崇拜你,我听你的’。”

    “而是得,确实让大军当中的所有人,都齐心合力的配合。”

    “并且,打头的这一个人,自身的威望和神魂,都得极其强大。”

    “才能扛得住,煞气和战意在体内的反噬。”

    吴邪撇了撇嘴说道:

    “看来这种利用军中煞气和战意的方法,也不怎么实用。”

    “使用起来,要求贼高,一般人想都别想。”

    “然后好不容易出来一个人,能利用这招了吧,嘿,它还反噬?”

    “那这种技术难度贼高,副作用又贼大的招数,是不是早就得失传了?”

    胖子嘿嘿一笑,说道:

    “小吴同志,像这么高难度的活,肯定是威力巨大了。”

    “你还挑剔啥啊?”

    ……

    周凡爬到了藤蔓团的上面,从宁王身边的那些涌铁夫人的旁边穿过。

    站在了宁王的身边。

    周凡疑惑的看着宁王的遗骸。

    宁王尸骸的手里,攥着一封写满了字迹的锦帕。

    这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锦帕。

    但是在这种环境里面,这个锦帕就显得很不正常了。

    周凡小心翼翼的,把锦帕从宁王尸骸的手中抽了出来。

    只见锦帕上面写着:

    “冬末。”

    “彗星长五尺,见天市中,东南指,色黄白,其后坠空而落至塔木陀,有声如雷,传曰陨玉。”

    “衮冕(读音:滚免)(意思:礼服,礼帽),改用硃组(意思:红色的丝带)为纮(读音:红)(意思:帽子上面的带子)。”

    “垂瑱(读音:田.第4声)(意思:耳边的玉器)以陨玉为旒(读音:留)(意思:礼帽前后的玉串)。”

    “天青蚕,食陨玉而吐玉丝,织神锦爵弁(读音:变)服。(意思:祭祀或者婚礼的时候,穿着的礼服)”

    “夏初。”

    “荧惑犯舆(读音:鱼)鬼(意思:二十八星宿,南方七宿之一)质星,为死丧。”

    “镇星犯舆鬼中南星,为大丧,诸王有戮(读音:路)(意思:暴毙)死者。”

    “望宁王慎之。”

    周凡倒吸了一口冷气:

    “宁王,早就知道他这一趟要死?”

    “这个锦帕,又是谁给他的?”

    (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