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正文 第二千六百九十二章 羽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钱飞池的案子并不复杂。

    对于孟绍原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

    最起码,那九个孩子,可以瞑目了。

    这案子,对于解决重庆越来越猖獗的日特,却丝毫没有帮助。

    最起码,在王南星看来,是如此的。

    可对孟绍原来说,钱飞池案,却反而是一次机会。

    一环套着一环。

    从一开始,他把钱飞池遇刺案,硬要归到军统,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钱飞池案,已经被定性于这位议员是被日本人杀害的。

    一些国府要员、议员义愤填膺,要求军统尽快破案,抓获凶手。

    并且,为此愿意给军统一切便宜行事权利。

    随后,在军统展开调查后,关于钱飞池的一些“疑点”浮出水面。

    他居然和儿童失踪案联系到了一起。

    警方开始介入。

    最终证明,钱飞池就是杀害九个儿童的凶手。

    舆论一片哗然。

    那些之前义愤填膺的要员、议员们,销声匿迹了。

    孟绍原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他们之前说过的话,下过的命令,全都被孟绍原充分的利用起来了!

    警察、宪兵,一律被调动起来。

    抓捕“杀害”钱飞池议员的凶手!

    王南星算是彻底的服了。

    这位长官,你但凡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这还不是最利害的,厉害的地方在于,他从一开始就已经部署好了一切。

    所有的人,无非就是按照他的部署,一步步的走下去而已。

    而全民动员,很快便起到了奇效。

    缅甸十二狼之一的“凶狼”花笠城,落网。

    他是被宪兵抓到的。

    宪兵接到了上峰的严厉命令,全力协助军统,迅速侦破钱飞池遇刺案。

    来自上峰的命令,让宪兵丝毫不敢怠慢,在全城展开了巡逻抓捕工作。

    当时,花笠城携带枪支弹药,准备伺机作案。

    但看到巡逻的宪兵后,立刻转身躲进了一条小巷。

    本来,在过去,宪兵们根本不会在意。

    但是在上峰的严厉命令下,宪兵们都保持了高度警惕。

    一看到有人闪进了小巷子,带队的长官立刻带人跟了上去。

    花笠城发现宪兵,随即开枪射击。

    不过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敌得过如狼似虎的宪兵?

    要不是队长为了抓活的,只怕花笠城早就被乱枪打死了。

    在花笠城弹药行将耗尽,准备自杀效忠他们天皇的时候,这群宪兵不顾危险的冲了出去,抓住了花笠城。

    经过藤本正胜确认,此人就是十二狼之一的“凶狼”花笠城。

    不过可惜的是,花笠城对于其他人的下落,也所知不多。

    他只知道,曾经很偶然的在重庆东老街,遇到过学员班的鹿山俊辅。

    但两人只是行了注目礼,并没有打招呼。

    “东老街,立刻派人跟进,秘密进行调查。”

    孟绍原没有丝毫迟疑便下达了这道命令。

    十二狼到目前为止抓住了两个,还有十个日特正在重庆活动。

    更严重的是,所谓的什么十八虎,根本没有露出过任何马脚。

    “吃得消吗?”吴静怡也忍不住问了句。

    “吃不消,怎么办?”孟绍原苦笑了一声:“咱们就是做这个的,怎么也都不能放着那么多的日特坐视不理吧。

    老实说,我现在真的有些累,熬熬,再熬熬就好了。很快天就晴了。”

    吴静怡并没有懂他话里的意思:“就算把这些日特解决完了,日本情报机关还会派遣新的特务,就好像野草一样,永远都斩不尽。”

    “可我能够断定,这是日特在重庆最大规模的最后一次派遣了。”孟绍原出神地说道:“等到解决完了这批人,我想,我的使命也就真正的完成了!”

    ……

    “重庆方面目前搜捕的非常声势浩大,警察、军警全部被调动起来了。”

    日本陆军情报机构重庆情报机关机关长益山虎太郎的眉头紧锁:“花笠城失去联系,可能凶多吉少。”

    坐在他对面的,是日军缅甸特务培训班班主任,有“中国通”外号的船野之树:“支那人这是在大规模的主动出击,迫使我们惊慌失措。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偃旗息鼓,等到这阵风头过去,再行进行活动。”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身边一个年轻人:

    “羽原君,孟绍原认得你,你在这里太危险了。”

    羽原光一!

    这个孟绍原在上海时期的老对头,也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了重庆。

    “我知道他认得我,也知道在这里很危险。”羽原光一平静地说道:“可我不能只在香港享福,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被许可调到了重庆,接受益山阁下的领导。”

    “不!”

    益山虎太郎在缅甸的时候和羽原光一认识,尽管对方年纪远小于自己,但他还是非常佩服这个年轻人的:

    “整个几乎,都是你一手制定的,我虽然是机关长,但整个重庆我们的组织,我愿意和二位共同指挥!”

    羽原光一对于这些虚名并不是特别在意:“我记得,还在上海的时候,整个公共租界全是我们的势力,但孟绍原依然活动自如,为所欲为。

    而现在,我们的关系颠倒了,无非他是猫,我们是老鼠而已。”

    对把自己称为老鼠,益山虎太郎和船野之树多少有些反感,都略略皱了一下眉头。

    羽原光一去丝毫都不在意:“我们东躲XZ的,真的就好像是一群老鼠,为什么要不承认呢?

    可老鼠也有老鼠的好处,我们藏在洞中,藏在黑暗里,在人类进行沉睡的时候,躲开猫的视线,狠狠的咬人类一口。

    孟绍原从老鼠变成了猫, 还是最强壮的那只猫,他熟悉老鼠的生活,而我们,却熟悉猫是怎么工作的,对吗?”

    他也不需要别人回答,只是出神地说道:

    “我和孟绍原斗了那么多年,现在,一切都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我有一种奇妙的预感,这次,是我和孟绍原之间的最后一战!也许,我会死在这里,可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在乎!”

    好像,太悲观了?

    益山虎太郎和船野之树互相看了一眼。

    羽原光一却笑了。

    是的,这是最后一战,无论输赢。

    从上海到重庆。

    自己和孟绍原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就在这里,做一个彻底的了结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