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弥罗青卷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万花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以救苦度厄之名,赋予你避灾免难之能,只要你不自己去探索混沌魔气的奥秘,使得内外联系,他们将无法通过知识的传播影响到你。”

    清华解厄妙气在半空中缔结成一朵圣洁的莲花,落在弥罗的眉心,予以加持。

    弥罗可以感受到,这个加持乃是救苦度厄真君位格和所行之道凝聚而成,简单讲算是其本源所化,每消耗一点,都是对其根基的影响。

    其所谓抵御混沌魔气之能,不过是高位格本源自带的强大抵抗能力罢了,救苦度厄真君的祝福,本质上是抹去自己对本源的掌控,防止自己的道路和力量,影响到弥罗的日后修行。

    “我以十方伏魔之名,赋予你斩除诸恶概念的能力,只要你愿意,便有可能斩去已经被混沌魔气污染的本源和部分躯体,或者是斩开腐朽的残躯,寻得新生的机会。”

    同救苦度厄真君一样,伴随着十方伏魔真君的祝福,镇狱伐难妙气化作一枚伏魔印记,烙印在弥罗的眉心,同莲花重叠,形成第二层加护。

    其功效同救苦度厄真君之能相互重叠,必要的时候,能够保住弥罗的真灵。

    “我以文宣翊圣之名,赋予你千变万化之妙,你所演绎之人,其命数气息自然会有对应的修正,此等变化源自于我对于文字和信息的修改,除非是修为远胜于我,能够直接从本源入手,否则哪怕是历史、真实、知识一类的真神,也无法窥探你的根本,南下的时候,你大可以从容一些。”

    黼黻育心妙气伴随着文宣翊圣真君的祝福,化作一卷书卷的虚影,覆盖在伏魔印记之上,并且同伏魔印记形成联系。

    最终三者构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庇护体系。

    但外力勘破文宣翊圣真君的加持和祝福,就会引起十方伏魔真君的祝福和加持,伏魔印记会撕裂被祝福之人受到影响的本质,带着其受到救苦度厄真君庇护和祝福的真灵和本质逃回函夏。

    可以说,这一套庇护和祝福,付出的代价极大,但安全系数同样很高。

    弥罗感知一下自己的变化,张了张嘴,先要询问每人都有,但念头刚刚升起,又觉得有些奇怪,不能这样询问,便停了下来。

    修为最高,唯一还留下投影,但身形近乎虚幻的救苦度厄真君显然看出了弥罗的顾忌,轻声解释道:“这三重祝福,每个被我等派遣出去,或者驻足外域,依旧心向函夏之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是我们给与的支持,也是你等在外相互印证身份的一大证明。只要有三重祝福中的一个,必然是可以信任的人。”

    “多谢真君。”弥罗微微躬身,再次抬头的时候,救苦度厄真君已经化作点点灵光融入大地,显然这位真君觉得自己虚影与其消散,倒不如尘归尘土归土,滋养一方土地。

    也正是因为三位真君的降临,以及祝福,弥罗才会觉得钱玉戥处获得的信息,更适合他。

    他记下函夏本土对于南洋的种种记载之后,推演出几个适合的身份,又发现另外一个摆在他面前的问题,他的化身如何在函夏之外保持活人的姿态,并且能够维持时刻联系。

    简单思索后,弥罗选择去找德妙道人,询问宗门内是否有适合祭炼化身之物。

    “最好是那种能够自行衍生出血肉,或者直接是类似于肉芝一类具有活性,可以承载大量灵性的植物,再或者是傀儡也可以,实在不行一些特殊的灵根也成。”

    面对弥罗的询问,还在思考着帮助他寻找可以对应流动三界之水的德妙愣了愣。

    “你可真是会找问题,宗门内适合祭炼身外化身的宝物不少,但适合你要求的还真没有。”

    德妙这话倒也不是说谎,一般仙道修士祭炼身外化身、第二元神这类东西,都会选择一些天地自然孕育的宝物,例如北极冰魄寒光之气汇聚一地沉淀万年,灵性道韵压缩汇聚而成的雪魄珠。这类宝珠凝聚的第二元神近乎天地精灵,天生携带诸多近乎神祇一般玄妙天赋,最适合仙道修士研究其他道路之用。

    其次是根据自家修行之法祭炼而生的特殊宝物,例如采集五方五行菁英凝练的赤子灵胎、自家生机配合本命元气重演众妙之门凝聚的玄牝宝珠、佛门以自家慧力定力凝聚的般若宝珠等。这类宝物,自己积累虽然无法扩张道路,继承旁人又难以完美炼化,但掌握起来最是方便,并且提升战斗力和保命能力最强。

    再次是一些天地异兽孕育的元丹宝珠,例如万年灵蚌,或者蜈蚣、蜘蛛、蛟蛇一类孕育千年以上的元珠,经过洗练之后也是不错的选择。

    而弥罗先前说出的那些选择当中,没一项是正常仙道修士的首选。

    德妙没好气的瞪了弥罗一眼:“想要能够自行衍生出血肉的材料,东方魔教应该比较多;类似于肉芝一类具有活性,可以承载大量灵性的植物,你恐怕要找南方魔教或者万花谷;傀儡的话,宗门内倒是有两三具勉强合适,但那些傀儡大多是个人操控,你想要祭炼成身外化身,少不了大改,至于灵根的话,恐怕也是要去寻找万花谷才行。”

    “万花谷吗?”

    弥罗低声重复,直接将东方魔教和南方魔教扔到一边,丝毫没有想着去找他们帮忙的意思。

    德妙见弥罗如此在意这类祭炼身外化身的宝物,露出奇怪的神情:“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是扬州城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闻言,弥罗思索片刻,因为没有得到真君的允许,不好将自己即将前往南洋的事情告诉对方吗,思索一下,回应道:“是有一定的关联,扬州发生的事情,引起了文宣翊圣真君的注意,真君认为我的伴生之宝特殊,希望我能够分出一两个分神,前往一个地方调查一些事情。”

    “是南方魔教,还是东方魔教?”

    德妙道人并没有怀疑南方群岛,随意问了一句后,又是打断弥罗想要回应的话头:“既然是真君的命令,你也无需回答我。这样吧,我给你一份手书,你直接去万花谷采购一批适合灵根和灵性植物,将适合祭炼身外化身的材料掺在其中,尽可能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说着,德妙迅速敲定了一份购买的清单,其上书写了诸多天材地宝的名字,中间还空了几个位置。

    这份清单的价值不菲,弥罗简单计算了一下花销,哪怕按照市场最低价,也足够兑换他手中除去伴生之宝外所有的宝物。却不想德妙在特地指出空位后,平澹道:“你去万花谷后,不用在意花销,我给你的预算是这份清单现在价值的两倍,也就是除非你要的材料直接等用于这份清单的价值,要不然你不用和我汇报,直接写上去就好。”

    说完,德妙又是压低声音道:“你若是真的看上什么好东西,也可以记上去,到时候回来兑换就好。”

    接过清单的弥罗点头表示清楚后,又是分出一具化身前往荆州万花谷的位置。

    作为当代九大仙门之中,相当古老的一个门派,万花谷的传承也是非常的复杂,其早年的创始人是医圣、农神和食仙,门人弟子专精于医学、农耕和烹饪。

    只是后来食仙外出建立百味楼,万花谷便引入花仙一系,构建如今青囊、黎民和花神三脉。

    其门派传承有着“春有花繁秋满仓,仁心妙手理田荒。不求世外逍遥卧,只望人间粟饭香。”的说法,其中“春有花繁秋满仓”指的是他们一脉法门顺气自然,“仁心妙手理田荒”一理的是荒芜田地,二理的是驳杂人心,是他们修行的手段,以及针对的方法,“不求世外逍遥卧,只望人间粟饭香”则是万花谷一脉的修行理念。

    而想要贯彻这些理念,所需要的花费绝不是少数。

    这也导致很多万花谷的修士通常喜欢搞一些副职,让万花谷这个看上去非常清冷、博学或者高雅到看不到凡俗的地方,充满了人情味,或者说部分门人有些市侩。

    因此,面对拿着德妙的手书和大笔订单上门的弥罗时,万花谷的掌教亲自前来迎接。

    说起当代万花谷的掌教李琼,也是一位其人,她幼年的时候曾经被东方魔教的门人拐走,跟着学习了一段时间东方魔教的法门,后来拿出拐卖人口的据点被六官查抄,内里所有人贩子都被五马分尸,尚有亲属又未曾修行的送回家中,没有亲属或者修行有所成就的则是被安排到各大门派之中。

    当时只有十六岁的李琼便是属于后者,她先是在荆州一个万花谷的下属门派中学习,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东方魔教功法的影响,她越修行年龄越小,等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成了十二岁的女童,等她入了万花谷,更是只剩下九岁的外貌。

    因此出现在弥罗面前的是一位身穿墨色为主色调,辅左丁香色点缀,绣有松竹仙鹤纹样的长袍,以墨银腰带束身,配太极长穗绦带,赤裸双足,脚踝位置挂着鹤羽铃铛的女童。

    “德妙在信中已经和我说了一下你们此次的需求,且随我来。”

    李琼腾空,脚踝的铃铛轻轻摇晃,鹤羽晃动,道道清气腾空,化作一片光幕落下,卷起弥罗向内飞去。

    入眼的先是一大片花海,浓密的绿叶丛是花海的底色,其中盛满了一簇簇大大小小的花朵,它们有的互相偎依,有的竞相开放,还有的相互之间隔得老远。

    娇小的花朵,有着细嫩的茎干,其上托着五六片浅色的花瓣,片片小巧,纤细柔美,每一片花瓣都尽可能向外舒展,露出星星点点的花芯。

    硕大的花朵,茎干亦是粗大,支撑着层层叠叠的花瓣,在翠绿的底色上挨挨挤挤,每一片都试图完美展露自己的身姿,但每一片都被其他花瓣遮掩。

    诸多花卉一丛丛,一簇簇,共同构建出绚烂的花海。

    “不对!”

    嗅着空气中的花香,弥罗还发现了稻香和药香,仔细观察,就是看到那绿色的地毯上,同样有着诸多草药和粮食作物。

    李琼解释道:“我万花谷可不是那些追求风花雪月的门派,万里花海固然绚烂,但怎么比得上各类粮食作物,草药灵木来的重要,这片花海虽然是花神一系在管理,但青囊和黎民两脉也是在其中开辟了不少实验田,尝试种植各类适合极端环境的粮食和药材。而花神一系很多时候的考验,都是根据青囊和黎民两脉弟子的需求下达。”

    说着,李琼就是带着弥罗来到一处药田,指着其中的药材道:“这里的妙灵云芝就是早些年你们妙有宗的弟子,寻求我们万花谷培育的一种灵药,现在你们妙有宗应该还有相关的记载才对。”

    弥罗看了看药田的环境,同上方观摩的时候不同,步入花海的弥罗清楚的感受到周围气息的不正常,四周的植被每一根每一朵都带着澹澹的灵性和元气,相互之间交流,逐步构建了这里的独特环境,让原本应该适合生活在山崖上的妙灵云芝,也能在此生活的很好。

    显然,这就是花神一脉的功劳。

    除此之外,弥罗还发现,自己每走一步,看到的景象、气象和元气流动的变化都是完全不同,但四周草木灵性和元气的流动却丝毫不显凌乱,昭示着这万里花海的不简单。

    看出弥罗的惊讶,李琼颇为骄傲,她指着四周道:“这万里花海就是我等最大的实验田,我们一脉能够培育出最好和最坏的灵物都在这里,你可以根据需求自行参观一二,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问我。”

    弥罗闻言,顺口询问了两三个德妙道人询问的材料。

    李琼带着他进入对应的实验田,仔细观察内里的灵药,期间李琼通常会指着某三株药材道:“我等贩卖的药材,大多是你左手边这种,最差也不会抵于你右手边的等级,最高一般不会出现高于我手中这株的等级,其中最低绝不会达到总数的百分之一,若是超过,你可以直接向六官申请仲裁。”

    弥罗起身拍了怕手,步入正题:“品质都很不错,我这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材料,例如具有灵性和活性的灵植,或者适合寄托魂魄的灵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