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 隐形丽人

第105章 擂台嗜血公主哀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话说金国“比武招驸马”大会正式开始了,忽见一位约莫五十岁上下,破衣烂衫,蓬头垢面,头扎一条黑油污布带,手拄一支乌竹杆,脚蹬一双烂草鞋的汉子飞滚上了京城中心广场那座新搭建的十丈见方、高约三丈的大台子。

    那高台之上张灯结彩,大红毛毯铺满台面和高台四个立面,整个一大红巨箱——!

    这特殊的高台与众不同处是——在高台中心,居然还矗立着一根碗口粗的三丈高的大旗杆,在旗杆顶上飘扬着一面红色大旗,上面竟然用金丝线绣着五个大字——“比武招驸马”!    见如此一个破烂混球滚上台来,台下千万观众顿时哄笑声响成一片:“肮脏的老家伙是来争娶皇帝的小女儿的吗?也想来吃天鹅肉?哈哈哈哈——!”

    英俊潇洒的袁志明面对老叫花抱拳朗声道:“在下‘飞龙剑’袁志明,请问您是?”

    老叫花一甩头,手拄乌竹杆嘶哑着声音道:“老夫污衣七袋吴长鑫!今儿个来不为啥美妞人儿,就是为了教训一下你们这些欺横跋扈的纨绔鸟人!来吧小子,就让你尝尝老夫的打狗棒法——!”

    丐帮的净污衣问题由来已久,只是一直以来都是污衣占大多数,再加上丐帮发展蒸蒸日上,所以这个矛盾才被压了下来。但是枫华谷之战以后,矛盾被激化了,特别是代表新兴力量的两位长老掌棒和掌钵加入,丐帮净衣的势力越来越大,目前与污衣一三而分......

    老叫花污衣七袋吴长鑫话到杆到,眼见他那支乌竹杆伸到袁志明面门,乌竹杆猛地晃了几晃,使的竟是“打狗棒法”中的一招绝技“恶犬拦路”,乃属“封”字诀。 原来老叫花吴长鑫自幼和丐帮的现任帮主王飞郅交好,喝酒猜拳之余,有时便缠着他比试武艺。    丐帮中虽有规矩,打狗棒法是镇帮神技,非帮主不传,但趁与现任帮主王飞郅切磋之际,老叫花吴长鑫终于偷学了一招半式。这打狗棒法他看到的次数着实不少,虽然不明其中诀窍,但猛地里依样葫芦的使出一招来,却也骇人耳目......

    但见老叫花吴长鑫的那支乌竹杆刚要碰到袁志明的鼻尖,突然白光闪动,袁志明旋身让过、宝剑出鞘,剑锋来势神妙无方,险些儿把老叫花吴长鑫的五根手指一齐削断,总算他武功卓绝,变招快速,百忙中急退两步,但听嗤嗤声响,老叫花吴长鑫的左袖已给袁志明的宝剑划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老叫花吴长鑫变色斜睨,背上惊出了一阵冷汗......

    老叫花吴长鑫的冷笑道:“小子不愧是净衣七袋弟子!这是甚么剑法?”

    袁志明不温不火,漫不经心道:“晚辈使得是蓬莱剑法,承让......”

    “蓬莱剑法?好!刚才是老夫轻敌了,再来——!”话音未落,老叫花吴长鑫挥杆再上,但见他一根颜色乌黑、略长于剑的打狗棒指东打西,凌厉无比。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诀连环使出......“绊”时,主袭袁志明的下盘,有如长江大河,绵绵而至,决不容袁志明有丝毫喘息时机,一绊不中,二绊续至,连环钩盘,生生不息;用“缠”则随袁志明的身体而转,如影随形,借力制敌......不管袁志明的宝剑从何处刺来,那支乌竹棒尤如一根坚韧的细藤,缠住了大树之后,任那树粗大几十倍,休想再能摆脱束缚;用“转”字诀却相反,或点袁志明的周身要穴,或刺袁志明的胸口要害,任袁志明挪腾跨跃,那支乌竹棒均化作一团黑影,将袁志明笼罩其中;用“挑”字诀则以“四两拨千斤”,用巧劲化解袁志明的凌厉剑气......    直打的袁志明连连后退,气喘吁吁,频频躲闪招架......

    其实老叫花吴长鑫只不过偷学到一招半式打狗棒法,用在那支乌竹棒招之中。只因那打狗棒法过于奥妙,他虽使得似是而非,却也将那位大名鼎鼎的净衣七袋弟子袁志明吓得满腹疑团,瞠目不知所对。但老叫花吴长鑫心想:“我只须再使得几招打狗棒法,非杀得这袁志明这小子大败亏输不可,只可惜除了这几下子,我再也不会其他的‘打狗棒法’了......”

    说时迟那时快,袁志明忽一改剑路,飞身跃起,凌空旋刺而下,老叫花急闪身后退。袁志明不待老叫花吴长鑫缓过气来,宝剑轻扬,飘身而进,姿态飘飘若仙,剑锋向老叫花吴长鑫的下盘连点数点,这正是一招蓬莱剑法的“仙姑敬桃”。那蓬莱剑法乃当年女侠尹素云所创,不但剑招凌厉,而且讲究丰神脱俗,姿式娴雅......台下千万丐帮弟子从所未见。

    老叫花吴长鑫手忙脚乱中又使出那招“打狗棒法”中的绝技“恶犬拦路”,用巧劲化解袁志明的凌厉剑气......

    哪知袁志明的剑招斗变,东趋西走,聚起八分罡气灌注宝剑连削数剑。只听得咔咔咔数声,老叫花吴长鑫那支乌竹杆顿时断做几节、分落台上。不等吴长鑫喘息,袁志明已经一剑洞穿老叫花前胸,顺势一脚将他踢下高台......    老叫花吴长鑫死于非命,台下千万观众齐声叫好:“杀得好极了哟!肮脏的老家伙也想来吃天鹅肉?哈哈哈哈——!”

    “小子休得张狂!欺负江湖武林无人?吃大爷一板斧——!”忽见台下飞上来一大汉,只见他面如锅底、眼似铜铃、眉似扫把、络腮胡须象钢针、身高八尺、手如蒲扇、头戴黑色英雄巾、身着破烂黑袍、下穿大红补丁灯笼裤、足蹬踢死人牛皮露脚趾快靴、真是气死张飞、不让敬德、手使一对板斧,高叫一声:“吾乃泰山好汉黑铁牛张广发是也——!”真好似平地刮起一阵旋风——碰着死、撞着亡、宛如是天煞星下界......

    “好——!黑爷一出、泰山色变——!杀了那狂妄的白脸狂妄小子——!”台下千万观众齐声叫好......

    与此同时,金国彦攷皇帝的小女儿彦如雪正端坐在高高的打擂台之下忧心忡忡……

    宽大的擂台下四周都是大红丝绒段子包裹着,一张纯金的矮几上放满了精美可口的水果点心。    彦如雪唉声叹气地坐在矮几前,两位妙龄宫女在一旁伺候着。

    “唉……我命好苦呀……”彦如雪摇摇头道。

    “公主……您可以回宫呀……”左宫女试探着问道。

    彦如雪微微摇了摇头:“不行呀……父皇一定要我在次等候打擂的结果呢……父皇嗜武如命,非要找一个武功卓绝的人做驸马……可是父皇哪里知道我……我已有了心上人……”说着话,彦如雪羞红了脸,低下头来……

    忽然,彦如雪一惊,因为突然有人用“传音入密”神功,向她的耳中送来一句话:“公主别急,我们俩待儿一定会为你解决心中的难题的!”

    彦如雪紧忙抬起头来四顾查看,并不见人影,只得将信将疑地微微点了点头……

    心里暗暗叫好,终于有人愿意为她破解这个自己无法破解的爱情难题了,真是天助我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