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 全能大佬拒绝做冤种反派

第487章 你怎么不磕头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几个保镖训练有序地把脸色灰败的管事请了出去。

    了解事情始末的人纷纷吓得噤声。

    那位管事是顾老太太娘家的亲戚,顾铮然居然一点脸面都不给……可见顾铮然对骆明薇的维护之意。

    众人看骆明薇的眼神顿时就变了,这哪里是好捏的软柿子?想捏的人都要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得罪得起顾铮然。

    顾铮然低头问骆明薇:“还有不长眼的欺负你吗?”

    骆明薇摇了摇头,“没有,我们走吧。”

    “好,我们去主桌。”顾铮然笑着说,态度亲昵之余还带着几分尊重。

    一家四口相携离开。

    留在原地的赵萧云心里仿佛打翻了调味罐,又酸又苦又涩。

    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彻底输给了骆明薇,不,甚至她都没资格跟对方比。

    赵霖忽然扭头就朝大门外跑去。

    赵萧云心里一惊,知道女儿反应了过来,母女关系出现了裂痕,“霖霖,你听妈妈解释啊!”

    她心里慌得不行,顾不得优雅得体,赶忙追了出去。

    骆明薇回头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心里完全不觉得同情。

    这位赵女士可能有苦衷,单身母亲带着孩子,还想拼事业和男人一样成功,总有顾此失彼的时候。

    可绝对不是她利用女儿的理由,自己就绝对不会那样去做。

    ——

    几个人回到了主桌,骆新颜一坐下就立马提筷给骆明薇夹菜。

    “妈妈你快点吃,等会儿说不定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主桌上还坐着一两个长辈,看见骆新颜先动筷,顿时就有些不悦。

    这都还没开席,骆新颜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夹菜吃,未免太没礼貌。

    有人轻咳了一声,“铮然,你妈还没上席呢……”

    只是话音未落,顾铮然就跟着拿起筷子,替骆明薇和骆新颜夹菜,“宝贝说得对,要抓紧时间填饱肚子。”

    那名长辈:“……”

    骆新颜实在无语,要说顾老太太病情没怎么吧,她是真的差点感染发烧晕厥;要说有什么吧,这才一下午的治疗,就已经能上席吃饭。

    可谓身残志坚,可敬可佩。

    顾臻看了眼旁边的佣人,“上菜上快点吧。”

    他知道妹妹饭量大,需要多吃点。

    这一桌子旁若无人地开吃起来,因为有顾铮然带头,也没人敢说什么。

    其他桌羡慕不已,讲真大家都饿了,很想跟着大快朵颐。

    偏偏顾老太太一直没出来,也不知道是故意摆谱,还是真的行动不便。

    等到顾老太太被人推着出来的时候,一家四口正好吃饱放下筷子。

    顾铮然:“妈你终于出来了,好了快点通知开席吧,大家都等饿了。”

    他说着,率先站起身,神色轻松地对在座的其他人道,“你们吃好喝好,我就带着明薇和儿女先撤了。”

    一桌子的人都吓得站了起来,你们一家今天才是最大的主角,你们都撤了别人还吃屁吃啊?

    大家都以为顾铮然和顾臻好歹会留下来应酬一下,毕竟在座的能喝的不少,都是准备陪顾铮然喝个尽兴的。

    谁能想到他居然吃饱了就跑?

    顾老太太始料未及,喊了一句,“铮然,你等一下!”

    她越是这么说,顾铮然越是跑得快,谁想配合他们演出啊,还嫌不够累?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个女人匆匆跑了过来,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骆新颜面前。

    因为跑得急,那一下跪得结结实实,听着就很痛。

    女人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声音更咽地说,“孩子,你叫新颜是吧?求求你网开一面,放过你大伯,好不好?”

    所有人都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既意外,又了然。

    顾铮然表情淡漠地喊:“大嫂,你起来。”

    跪着的女人正是顾孟然的老婆王芳华。

    顾铮然在回来之前就说过了,他不会祸及顾孟然的妻子,但也希望对方识趣,不要乱来。

    按理说王芳华今天不应该出现的,既然她出现,那肯定是有人特意放进来的。

    顾老太太嘴唇翕动了一下,叹了口气,眼眶也跟着红了,“我真是命苦啊!”

    被母亲和哥哥护在身后的骆新颜真是忍不住想翻白眼了。

    老太太戏还真多,一套又一套,那么大年纪,也不怕累着她自己。

    她拨开骆明薇和顾臻,走上前,低头看着王芳华,“大伯母是吧,你求我网开一面?怎么,想道德绑架是吗?”

    王芳华抿了下嘴唇,她也是没办法。

    顾孟然让律师给她递话,要她从骆新颜身上着手下功夫。

    顾铮然油盐不进、软硬不吃,根本不顾念手足之情,也只有那个女儿才能让他忌惮几分。

    只有把骆新颜高高架起来,顾铮然和骆明薇为了孩子的名誉着想,才会手下留情。

    王芳华砰砰给骆新颜磕了几个响头,“你大伯都五十岁的人了,你忍心要他坐十几年的牢?他会没命的!”

    不仅如此,她还朝骆明薇磕了几个头,“弟妹,孩子都找回来了,也过得很不错,为什么不能冰释前嫌?难道你们真的想让老太太白发人送黑发人?”

    顾老太太老泪纵横,伤怀不已。

    顾铮然额头青筋跳了跳,已经快要到了忍耐的极限。

    骆新颜:“等一下,你不是求我吗?让顾孟然牢底坐穿是我的意见,你求人都求不对,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王芳华简直要懵了,骆新颜怎么不按牌理出牌?

    她怎么能那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要求自己给她磕头?

    骆新颜心平气和地说,“你怎么不磕头了呢?要知道我当年被拐走、被贺家当成移动血库都是拜大伯所赐!我九死一生,你们夫妻俩对我就没有愧疚之心吗?”

    王芳华磕头也不是,不磕也不是。

    普通人碰到这种场面,都会惶恐不安,更何况王芳华是长辈,骆新颜又是个年轻的小姑娘。

    年轻女孩脸皮薄,根本不敢受这一跪不说,甚至会反思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

    可骆新颜完全没有这种顾虑和不安。

    自己命运错位,顾孟然功不可没。她作为受害者,完全有理由接受加害者的赔礼道歉。

    顾老太太惊怒不已:“无法无天!谁教的你这么没大没小,没有家教?”

    顾礼诚见顾铮然没说话,上前一步,“堂妹你太过分了!大伯母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叫她给你磕头?”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